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港澳台法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网络公开募捐法律规则的思考和建议

2018-06-06 13:27:28 字体:

汤啸天*

近年来,在互联网上屡屡出现公开募捐活动,其中不乏浑水摸鱼的例证,致使许多好心人被骗。随着民政部相继颁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以下简称“基本技术规范”)和《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以下简称“基本管理规范”),应以“基本管理规范”为细化准则对网络慈善活动作出进一步法制规则:

 

  一、互联网公开募捐必须具有准入资格

  按照“基本管理规范”规定,在平台上进行募捐的主体应是获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其他组织、个人包括平台本身没有公开募捐的资格。平台是一种载体,应当严守规则,为取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提供服务,平台自身以及未取得公开募捐资格的其他组织、个人均不得公开募捐。这样的规定是防止公开募捐方式被滥用的有力措施。此外,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负有验证慈善组织的登记证书、公开募捐资格证书的义务。平台为慈善组织发布公开募捐信息,应在页面显著位置公布慈善组织全称、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公开募捐资格证书、募捐方案、联系方式等募捐信息查询方法。

此外,其他组织与个人也不可以自行发布公开募捐信息。由于互联网具有无限延展性,利用互联网公开募捐,难以对其真实性进行审查核实。为此,限制个人和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发起公开募捐是必要的。个人为解决自己或者家庭困难,提出发布公开募捐信息要求时,平台应有序引导当事人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对接,并加强审查甄别、设置救助上限、强化信息公开和使用反馈,做好风险防范提示和责任追溯。这既是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也是从制度层面防止“坏人骗好人”。

  

二、公开募捐的信息真实性由信息提供方负责

 “基本管理规范”明确规定,“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不应与商业筹款、网络互助、个人求助等其他信息混杂”,个人求助的情形非常复杂,其应当是在小范围内进行,“所求”与“所助”都具有简单、单一的明确限制(如仅仅是问路,而不是要求提供带路服务)。网络互助是发生在特定人群之间的互知、互动、互帮行为。例如,在同一朋友圈之内,因为相互知晓而在相互之间发生的自愿帮助行为是互助。个人求助、网络互助受《合同法》的约束,在网络上公开募捐应该按照《慈善法》和《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规范,由民政部门实施监管。

 “基本管理规范”规定,“平台应明确告知用户及社会公众,个人求助、网络互助不属于慈善募捐,公开募捐的真实性由信息提供方负责。”即信息平台负有验证慈善组织的登记证书、公开募捐资格证书的义务,属于形式审查义务,要求其把控的是准入资质。“公开募捐的真实性由信息提供方负责”是一种合理的责任分配。“谁主张谁举证”是基本的法律原则。尽管在上海已经有民政部门设立的上海市民经济状况核对中心可以利用,但是所提供信息的真实性依然应该由信息提供者负责。有关机构核对信息提供者的经济状况是为了防止权利滥用,从防止权利滥用这一点出发首先要由信息提供者承担信息真实性的责任。

 “公开募捐的真实性由信息提供方负责”包括三个方面的要求:一是所提供的信息是客观真实,非臆造、非夸大或者人为篡改的;二是所提供的信息在完整性方面也是真实的,不能采取“选择性披露”;三是所遇到困难状态的未来预期,即目前所支出的钱款有多少比例能够报销或者已经得到了哪些方面的资助,等等。例如,不能只发布子女患有重病的信息,而不披露其家庭具有稳定收入和拥有财产的状况;不能只说每天耗资数万,而不说明已经得到的捐助以及结算后可以报销的比例。

一个人遇到了困难,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提出公开募捐的请求,是一个必须明确的问题。《慈善法》中:“个人有求助需求的,可以向获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申请求助,由慈善组织发起募捐;慈善组织在发布救助项目前,应核实项目信息的准确性和真实性,在项目执行过程中应及时公布项目执行情况;公众有意愿捐款的,可以向获得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捐款”的规定就是对不应该发起募捐请求的限制。捐赠必须用到社会最急需的弱势群体身上,公民在享受请求捐赠权利的同时,也要履行相应的义务,即完整如实地披露自己的收入、财产状况等实有能力。此外,必须明确反对用商业营销的手段掩盖变相公开募捐。运用商业营销手段是为了企业营利,募捐是社会公益,两者的界限不容混淆。“发软文”、“求打赏”等具体的商业营销手段层出不穷,判断是否商业营销手段的主要标准是该行为是否带来直接或间接的收益。

  

三、网络公开募捐必须强制性实施信息公开

随着民间慈善力量的壮大,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政府部门社会救助体系的不足。“基本管理规范”明确规定:“平台应明确公开募捐活动信息发布的选择标准、后续管理办法,并要求慈善组织提供经民政部门备案的公开募捐活动的募捐方案,包括募捐目的、起止时间、接受捐赠方式、银行账户、受益人、募得款物用途、募捐成本、剩余财产处理等信息;对未予提供的慈善组织,不应提供公开募捐信息发布服务。”目前,常见的问题之一是公开募捐活动的信息透明度不高。如果说“明明白白消费”是消费者基本权利的话,“明明白白捐赠”更是捐赠者基础性、根本性权利。由于发起公开募捐的透明度不足,使得公众无法知情,严重打击了公众捐赠的积极性。“基本管理规范”规定:公开募捐活动的募捐方案,包括募捐目的、起止时间、接受捐赠方式、银行账户、受益人、募得款物用途、募捐成本、剩余财产处理等信息必须公开,这样的刚性规定是深得民心的。以上所列慈善活动的信息公开不涉及国家机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如果有人以“涉密”为借口抵制信息公开,那么,对应的措施应该是“对未予提供的慈善组织,不应提供公开募捐信息发布服务。”

我国慈善事业发展必须走“透明化”的道路,为此,要建立信息公开无一例外的准则,以“不全面公开信息,就不提供服务”的约束机制,推动信息公开的常态化。发起公开募捐者在困难情境消失后,必须停止继续募捐的行为。由于时间与空间分离等原因,患病者何时死亡、截至患者死亡已经收到捐款数量、实际耗费捐款数量、剩余捐款的处置等信息捐赠人是难以一一调查的。打破募捐活动中“信息不对称”的唯一办法就是强制性地实施信息公开。如果信息平台违背“不全面公开信息,就不提供服务”的约束机制,平台也要受到制裁。

“基本管理规范”在对信息公开作出规定时采用了“公开募捐活动的募捐方案,包括……等信息必须公开”的句式,这是非常正确的。随时社会的发展,必须公开的信息项目还有增多的趋势,规定非完全列举的“等信息必须公开”,也为今后募捐信息公开的进一步强化铺平了道路。

*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