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港澳台法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最新消息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展示 | 立法扬帆,实践博浪

2018-08-03 14:00:14 字体:

立法扬帆,实践搏浪

观改革开放40年上海监护制度的司法变革与突破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  刘亦艾


 

  若不曾蒙住双眼,

  你不会看不见浦东

  高楼迭起中经济的腾飞。

 

  若不曾封闭双耳,

  你不会听不见天宫

  蛟龙相会时科技的怒吼。

 

1978到2018,从计划排他到市场更佳。改革开放的这40年,正如一个人成长的40年——面对抉择,有过犹豫,有过彷徨,但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定前行;回看过往,有过质疑,有过否定,可靠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从未放弃。

 

进入新时代,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的,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但我们应认识到它远非足够平衡与充分。

 

我们不能回避改革开放40年来在法治化治理道路上碰见的难题,但也应看到中国在克服困难过程中获得的非凡成就。本文正是围绕这一对辩证关系,回顾改革开放40年、尤其是十八大以来我国未成年人和老年人的监护制度所面临的难题与上海对此取得的成就和突破。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梁启超《少年中国说》言犹在耳,“南京饿死女童案”“徐州生父性侵女童案” 却让人红了眼眶。

少年,国之栋梁也,父母监护人的失职与侵权,使未成年人最为基本的人身权利都无法得到保障,如此何谈少年智与国智,何谈少年强与国强?事实上,包括《民法通则》《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数部法律法规,都为未成年人的父母监护权之撤销提供了法律依据,只是由于条文过于原则性而尘封数十年从未使用。

 

党的十八大召开以来,改革开放逐渐进入深水区、攻坚区,诸如上述“僵尸条款”逐渐被唤醒。2014年,我国两高等机关共同发布《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将未成年人父母监护权的撤销制度明确化、具体化。

 

在《意见》实施后不久,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便适用了相关条款,判决撤销了失职单身母亲对未成年女儿的监护权。这是上海首例未成年人的父母监护人因不尽抚养义务被撤销监护权的案件,它使我国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有了一个长足的进步。此案的作用远不限于单个未成年人或单个家庭,它昭示着在上海、在全国,即使监护人是父母,一旦他们长期不尽抚养义务甚至侵害子女合法权益,也会被依法剥夺监护权。

 

“有家没人管的孩子,国家管起来”,上海的这一司法突破,对未成年人的发展,对习主席提出的“中国梦”的实现,无疑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与解冻未成年人父母监护权撤销这一僵尸条款类似的,是对老年人意定监护的承认与尊重。我国现行的老年人监护制度设立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计划经济时代,带有浓厚的计划特性,立法理念为减轻被监护人对他人与社会造成的消极影响。这种立法理念建立在牺牲弱势群体人权的基础之上,忽视了老年人的剩余行为能力,否定了他们平等参与社会生活及自我决定的权利。

 

改革开放以来,在解放思想的号召之下,平等、自由思想洗礼中华大地,尊重和保障弱势群体人权思潮得到贯彻,“保护弱势者人权”“尊重自主决定权”等观念深入人心。人们逐渐认识到如老年人这般意思能力略有不足者不应被过分特殊化,他们的自我决定能力与意愿应该被认识到、被尊重。

 

由此,意定监护,即老年人可以在自己意思能力尚存时自行指定监护人的制度在改革开放深入进行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立法上,2013年修订实施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和2016年修订实施的《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赋予了老年人根据个人意愿预先选择监护人的权利。然而,只有一线法官们在司法实践中敢于适法、敢于突破,悬于空中的法条才能真正落地、造福人民群众。

 

 

2017年,第一个意定监护的生效案例在上海出现,一名85岁的老人运用意定监护制度将自己未来的监护人确定为她的孙女,从而预先保护了自己精神失常后的合法权益。

这位老人名叫周杏芳,她是全中国第一个意定监护法律制度的受益者。截至2017年7月,中国成年意定监护公证受理数量达到100件左右,其中半数以上发生在上海。上海老年人对意定监护权利的积极主张极大推动了该制度在全国范围内的普遍推广,使改革开放的平衡性、充分性更进了一步。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健康中国战略”,指出中国在改革开放进程中需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构建养老、孝老、敬老的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而对老年人自我决定权的尊重与承认是贯彻落实“健康中国战略”的应有之义。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保证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而对未成年人和老年人的监护保护,是保障未成年人能够依法享有受教育权的前提,是老年人得以被赡养、被扶助的基础。

 

立足上海,使监护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与落地,在全国成了可能。改革开放是长远大计,绝非一日之功;改革开放是真做实干,而非空口白话。上海这些年来对未成年人和老年人监护制度的突破正是我国40年改革开放进程的缩影。

 

40年前,改革初始,开放起步,上海奉命先行;40年后,改革深化,开放扩大,上海当仁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