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港澳台法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最新消息

会员心声 | 微信微谈

2018-09-07 09:57:12 字体:

blob.png

blob.png

我和家族中其它成员相比,最大的优势是能即时地将说、写、看三者并用男女老少,有文化和没文化都适合,会写字的信手拈来,下笔洋洋洒洒;不爱写字和不会写字的张口就来,滔滔不绝,效果都一样。

blob.png

远隔千里亲人想念甚深,视频对话,胖了瘦了一目了然。谈情说爱,你侬我侬,忘情时亲热一下,屏幕根本不算障碍物,还可留下爱的印记,何乐而不为。当然一不小心把自己的丑态拍进去也有可能。用得好是纯自然原生态值得收藏,用得不好可能是朋友反目成仇的杀手锏,夫妻恋人分手的导火索。

blob.png

我的拿手好戏是拉帮结派,搞小圈子,别、别......别急着给我扣上搞宗派、拉山头的分裂主义帽子,相反,这恰恰是友好团结的体现。我们规定二人是私信,三人以上是群,加入好友就是朋友圈内人,朋友圈内最多可达5000人,相当于拉了一支规模不少的部队。

私信,顾名思义就是私人间私密性的信息,亲朋好友互相问候交流,好话坏话体己话私房话家长里短,家事国事天下事都可像潺潺流水经我这里从这一头流向那一头。

也许因为私信太随意,所以往往在不经意间成为朋友财物来往赖帐的凭证,拿捏人的把柄,甚至是破案的线索和犯罪的证据。恋人们更是离不开我,把我当作快乐舞台,每天鲜花拥抱暗送秋波都在我眼皮底下公然进行,情话悄悄话,甜言蜜语更是灌满我双耳,当然,吵架时我也是他们最理想的撒气筒。

我见证过双方信誓旦旦,也见证过一方信口雌黄,我曾想:“都是‘信’字,信与信咋就不一样呢?”

blob.png

说完私信再聊聊人数众多的朋友圈,名为朋友圈,其实好多真不是朋友,扫一扫摇一摇,过路客和千里之外他乡人立马成为朋友圈中人,面目和真实姓名一概不知,点头之交都谈不上,谈何朋友?不过想想也释然了,人家四海之内皆兄弟,我连朋友称呼都不给,是不是太小气了,何况相逢何必曾相识,同是时潮微信人。

再说不称朋友圈又称呼什么呢?呼啦圈倒是可以考虑,一摇一扫呼啦一下全进来了,蛮形象。因为圈内成份杂,人数多,所以圈内基本上是各唱各的调,各走各的道,喜欢就点个赞,不喜欢看懒得看,设置朋友圈权限,相当于古代的圈禁。对一而再再而三要求转发带有迷信色彩内容的“朋友”到了厌恶之及,只好将其拉入黑名单。

blob.png

我总结了一下朋友圈有七多三少

做广告推销的多

道听途说添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乱的多

漂亮题目草包内容的多

谈人生哲学喝心灵鸡汤的多

潜水的多

上门户网站枪手当的多(门户网站枪手故意编造一些骇人听闻的信息,目的就是消耗你的流量或增加点击量)

游客和吃货多(风景照和美食照居多,就是例证)

原创少

真实性故事少

冒泡的少

微信能建群是最有魅力最好玩的部份

三五知己,情投意合,聊聊生活,谈谈工作,约喝杯茶或吃个饭,一时兴起,结伴旅游,说走就走。家庭群、亲戚群,心连心,心贴心。过去有什么事,打遍电话跑断腿,现在像阵前布置任务,大家各司其职,速度快效率高,如果聚会什么的开个新闻发布会,群里广而告之一下,保证到时到点排着队过来。

过年时最热闹,也是手指最容易抽筋、颈椎最容易僵直、眼睛最容易成斗鸡眼时,群里嘻嘻哈哈叽叽喳喳,嘴巴比平时更是甜十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好,七大姑八大姨全好,因为少一个好就少一个红包。

blob.png

三五十人以上的群,一般都是同学群、同事群、同乡群、战友群,这些群又分为过去式和现在进行时,过去式以回忆过去趣闻逸事和关心现在生活常态为主,谁是那个时候的班花、校花;谁曾追求过谁;谁曾捉弄过谁;谁曾搞过什么恶作剧;谁小时候尿过床等等,过去的不快和难堪成为现在大家谈论的快乐话题,看似无趣的话题却勾起大家对那段美好时光的深深回忆,事过境迁,当事人也不再不快和难堪,反而予以权威性地纠正,有时干脆戏谑性地在伤口上撒把盐或以怨悠悠、恨悠悠地口气问,当时你怎么不追我或你再努力一下我就心动了等等,最后大家发几个表情包笑成一团。

另一个话题就是互相关心生活,谈点养生、谈点生活情趣、从小孩感冒到小孩哭闹不睡、从喃喃学语叫妈妈开始到学会骂他妈的,从幼儿园早教到高考,从哭到笑,从笑到哭,喜怒无常,无所不谈,直到手机没电了,该干吗去还干吗去。

过去式的微信群随着时间的推移,群员只会减少不会增多。现在进行时的群一般正值青春蓬勃,除逗乐玩笑八卦外,谈理想和工作是他们的主要话题,当然这个群的吃货也不少。纯粹友情亲情非功利的群是非常热闹的,每天像花鸟市场,百鸟争鸣,一句话会引来无数话题,一张图片会引来众多围观,但大群毕竟人数多了点,搞活动不能太频繁,于是各人根据习性爱好等又在大群内组建小群,群中有群,互不影响。

还有临时组建的群,都是因临时任务而建,像组织突击队,任务结束就解散,如拉票群,开放式,群员大都互不相识,进进出出如菜场,主要是冲着红包等小实惠而来。也有目的性明确,如参加婚礼人员群、某月某日通知吃饭聚会群。好奇的是不知有没有小偷群,营私舞弊等犯罪群。

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个法律问题,现在建群基本上都是群主或其他群员,未经他人同意擅自拉进来的,有的人觉得习惯了无所谓,不要冒泡就是了,有的人平时基本不看微信,被拉进去也根本无从知晓。但如果有人利用这群进行犯罪活动,那被动拉进来的这类人在案子中怎么定性?这个问题留只好给法律工作者来讨论了。

头像、昵称和群名是我的名片

我是最讲人性化的,考虑各人成长环境、遗传因素、性别、年龄和地区等差异,美丑标准不同,审美观不一样,所以对头像没要求,但经观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好多人喜欢一段时间换一个头像,但用本人照片作头像的比例不高,一般都是用花卉或景点,让我好奇的是更多人喜欢将动物作自己的头像,开始颇有点不习惯,人面狮身还是狮身人面?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好多养宠物的不是都自称狗爸爸和狗妈妈吗?如果说头像是任性的表现,那昵称和群名真是把任性和中国文化的结合发挥得淋漓尽致。

昵称中最简单的是123或ABC或单字,最复杂的是半中半洋,最平常的是本名,最搞笑的是带有尿啊、屎啊等平时取名所忌讳的字眼也用上了,最有哲理或诗情画意的应是摘《大学》《论语》或唐诗宋词中最喜欢的句子,以弥补当年长辈随意给其取名字时的遗憾。

群有大小,大群群名直奔主题,如某届同学群,某部队战友群,某单位群。小群就不一样了,群名五花八门,精彩纷呈,但也有点规律可循:

一是从各人名字中取字组成一个有想象空间意义深远的群名。

二是以行业特征或共同爱好取名,如喜欢运动的则取球群或跑群,卖鱼的钓鱼的则鱼群。

三是以岁数取名的则有立群、不惑群和耳顺群,四是以生肖相同取名则干脆叫鸡群、兔子群,牛羊成群。嘿嘿!整个一个动物世界,没有人群。

微信反映人生百态,有的人喜欢建群,有的人自己不建但喜欢捣鼓人家建群,有的人拉了群后一言不发,大家莫名其妙。有的人当上群主,感觉自己当了部长司令似的,指手画脚,可笑之极。

信,人言也。我虽然是微信,但从不感到人微言轻,时不时还微言大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