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村法制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学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银行法律实务研究中心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学研究会
  • 卫生法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报道

“人工智能与法治”高端研讨会专家观点集锦 | 刘宪权:人工智能时代的刑事责任演变:昨天、今天、明天

2018-09-21 09:21:03 字体:

编者按9月19日,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人工智能与法治”高端研讨会成功召开。会议研讨阶段,在法律和人工智能领域具有广泛影响的领导、顶尖研究专家、教授学者、业界精英围绕“发展应用与法治保障”的主题,作了专题发言。公号将陆续摘编部分嘉宾的精彩演讲,以飨大家。

blob.png

刘宪权(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

根据发展形态,我们可以将机器人技术的发展历程分为三个阶段——普通机器人时代、弱人工智能时代和强人工智能时代。普通机器人与智能机器人的区别在于是否具有深度学习能力,前者不具有深度学习能力,后者具有深度学习能力。后者又可进一步分为弱智能机器人和强智能机器人,二者的区别在于该机器人是否能够在自主意识和意志的支配下独立作出决策并实施行为,是否具有辨认能力与控制能力。弱智能机器人尚不满足这一条件。

简言之,从普通机器人到弱智能机器人再到强智能机器人的“进化”史,其实就是一部机器人的辨认能力与控制能力逐渐增强、人之意识与意志对“行为”的作用逐步减弱的历史。随着智能机器人的不断进化,人与智能机器人在对“行为”的控制与决定能力上存在着此消彼长的关系。

鉴于自我决定、自由意志是刑事责任能力的内核,当自我决定、自由意志的主体发生变化时,承担刑事责任的主体也就势必要相应地发生变化。基于此,应根据不同时代机器人的特征确定涉机器人犯罪的刑事责任承担路径。

一、昨日之日不可留,普通机器人时代的刑事风险与刑事责任

普通机器人作为犯罪对象时,可能会因普通机器人的特性而影响犯罪的性质。以ATM机为代表的经电脑编程的普通机器人,具备识别功能等“人脑功能”,同时又可以在电脑编程的控制和支配下代替人类从事劳动,即具备机器的特征。

也就是说,出于便捷考虑,我们将人的意识通过计算机程序加以体现,机器所体现的意识本质上是人的意识,而这也正是其与一般机械性机器的主要区别所在。

在金融犯罪及侵财犯罪的认定中,我们认为,ATM机既不是“机器”也不是“人”而是“机器人”,这并非是在玩文字游戏,而相关字词的变换确实有着特殊的意义。

即如果行为人利用“机器人”所具有的“识别”功能中的认识错误获取财物,就应该对行为人的行为按诈骗类(包括信用卡诈骗)的犯罪认定;如果行为人是利用“机器人”本身存在的“机械故障”获取财物(例如,许霆案件),则应该对行为人的行为按盗窃类的犯罪认定。

基于ATM机“机器人”的特性和付款给取款人的程序,以ATM机为代表的普通机器人时代主要存在两个方面的刑事风险。

1行为人可利用ATM机的识别功能,使ATM机陷入认识错误而获取钱财。

2当ATM机出现程序紊乱或机械故障时,行为人有可能会恶意利用这种错误取得钱款,最为典型的是2006年发生的许霆案。

可见,“机器”与“机器人”的根本区别在于其是否具有部分人脑功能,不具有部分人脑功能的“机器“是不可能“被骗”的。

二、 今日之日多烦忧,弱人工智能时代的刑事风险与刑事责任

弱人工智能技术是把“双刃剑”,其在为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为国家和公共安全、个人隐私、经济和社会秩序等领域带来了刑事风险。弱智能机器人不具有独立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不能作为刑事责任主体承担刑事责任。

对于涉及弱智能机器人的犯罪行为,仍应由弱智能机器人的研发者和使用者承担刑事责任。技术并非中立,如果人工智能技术被别有用心的人恶意利用,必将为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灾难。因此,必须为技术的发展“画圈”,进行相应的规制,探索人工智能技术为人类谋福利的路径,并尝试消解发展人工智能技术可能为人类社会带来的不利影响。

让人工智能技术“向善”的途径在于设定统一的伦理规范,并通过建立一系列完善的法律法规,为智能机器人的研发者和使用者设立相应的风险防范义务。对社会有重大影响的伦理规范可以上升为法律规范,相关人员违反了相应的法律规范并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的,可以追究其刑事责任。

三、 明日可期宜绸缪,强人工智能时代的刑事风险与刑事责任

目前我们应该从以下两个角度来思考法学界是否有必要研究强人工智能的刑事风险和刑法应对的问题。

 其一  作为法学研究者应该“相信谁”?

 其二  是否需要未雨绸缪? 

强智能机器人可以成为刑事责任主体,理由如下:

1强智能机器人具有独立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

2 强智能机器人比单位更接近于自然人。

3、域外有关的立法例对我们承认强智能机器人的刑事责任主体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应该看到,我国目前的刑罚种类都无法适用于强智能机器人,应重构我国的刑罚体系,使得强智能机器人被纳入刑罚处罚的范围,并针对强智能机器人自身的特点,设立特殊的刑罚处罚方式,以满足对强智能机器人犯罪的特殊处罚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