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村法制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学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银行法律实务研究中心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学研究会
  • 卫生法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会员服务 > 会员活动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展示丨罗法官其人

2018-10-16 10:38:43 字体:

看到题目,我满心里只想到一个人——罗卫平法官。

故事还得从我们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模拟法庭大赛”说起。

“模拟法庭”大赛是上外法学院最具专业特色的教学实践活动,自1996年举办以来已经有了22年的历史。它全程模拟真实的庭审现场,由法学院专业教授以及来自上海市、区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律师事务所等部门的法律实务专家组成评审团。每年的模拟法庭大赛都是我们法学院的一场盛事,无论是本科生还是硕士生,无论平日里兴趣偏好如何,都会在这连续两三周的比赛期里摩拳擦掌,踌躇满志,力争通过层层选拔,最后在决赛现场一展神通。

我与罗法官,便是由此结缘。

大二的时候,我第一次有了可以参与“模拟法庭”大赛的资格,我那时认为,像“模拟法庭”大赛这样高水准的法律模拟竞赛从来都应该是高年级学长学姐的主场,但又想着,好不容易有了参与比赛的机会,不如报一下名为明年积攒点经验也是好的,于是便也欣欣然地拉上几个大二的同学组队报名参与了比赛。

但往往呢,运气总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把机遇送到你的跟前,兴许是沾了分组的光,我带领的小队竟一路过关斩将地挺进了最后一轮。决赛那天,与我们对擂的将是一群优秀而又经验老道的学姐。

兴奋,而又紧张,更多的是慌张。在周边一片的唱衰之声中,我看着那一沓厚厚的卷宗,越发地理不清头绪,是辩无罪,还是辩罪轻呢?要如何给我一时头脑发热寻衅滋事的当事人争取更好的结果呢?决赛那天就要到了,怎么才能让自己不要输得太难看呢?怎样才能不在一众律政前辈们面前丢人呢?

紧张焦虑之下,我听从比赛负责人的建议,向我们的客串审判长兼庭审指导老师罗卫平法官进行了咨询。

“老罗人很好的,他说不定会给你一些很好的建议。”负责人如是说。

他们总是称呼罗法官为“老罗”,是了,罗法官看起来就是这样,一个瘦瘦小小的小老头,灰白的头发,总是看着你乐呵呵地笑着,眼睛眯起来藏进眼角的皱纹里,让人感觉和蔼又亲切。可是,直至现在,我依然不敢造次地只称呼他为“罗法官”,毕竟啊,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法官,老庭长,在我心里,这是一个多么神圣而又庄严的职业和身份。

紧张踌躇之后,我拨通了电话,一番介绍之后,正在外面遛狗的罗法官竟兴致盎然地与我聊起天来。

他指引着我分析了案情,我看到了一个资深的法官的老道与举重若轻;他带领着我回忆了前几年我尚未入学时的模拟法庭,说了一些我之后才慢慢理解的小门道;他说了他对这个案子的理解,也聊了对于现在法治社会的看法;他以一个老道的法律前辈的角度,剖析我大赛前的心理,剖析我对法律的一些看法和感情,也给予了我很多比赛之外的指导。

退休之后,闲的时候总是喜欢跟你们这些年轻人聊聊。

你出去不要乱说我怎么指导你这个案子呀,当然,你说了我也不会承认滴,你没有证据。

然后,附上一个微信自带的狡黠又逗趣的小表情,我几乎都能想象到聊天显示屏背后罗法官那对后辈关怀又宠溺的笑容。

几次聊天之后,我心态也渐渐平和了起来,开始全力以赴地准备最后的庭审。虽然最后还是“意料之中”地输给了学姐,但是我总觉得最后的大合影里,我比谁笑的都开心。

之后的几年,我也一直不断地努力着,自己也成为模拟法庭大赛的负责人,到最后成为坐在台上的客串审判员。两三年里,我也时时地能遇见罗法官,几次聊天之后,更是越发敬重。

罗法官多年以来一直无偿志愿地到我们法学院的模拟法庭来客串审判员,他见证着我们的法学院,见证着我们的“模拟法庭”一步步越来越好,越来越“像那么回事”,有时候看着我们院里装修地十分庄严肃穆的“模拟法庭”专用大教室,再对比罗法官笑嘻嘻地对多年之前破旧到用书摞成的法官椅的“无情吐槽”,我竟也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此外,每年毕业季,罗法官都会扛着他的专用相机来到我们的毕业典礼,为一届又一届的法学毕业生送行,我们总是看到那个总是不愿意乖乖坐在他的嘉宾席上的小老头,举着相机,全场毕业典礼“上蹿下跳”地为学生们照相、与学生们合影。

罗法官在我们法学院有那么多的“忘年交”,他总称呼我们为“前途不可限量的小朋友”,每当这些在法律事业里艰苦打拼的小朋友遇到了挫折,罗法官总能用他揉进皱纹里的笑容为我们开解,给我们提出许多真诚而又实用的建议。

“ 我以前当法官时的很多助理呀书记员小朋友,现在很多都是各地的庭长、副庭长啦,你们也可以的,要加油啊!”

这样的罗法官,真的称的上是“桃李满天下”了呀,他对于后辈温暖的关怀和鼓励,就这样照进了一代又一代的法律人的心里。

刚来上海没几年的我,年龄资历尚浅,我说不出多少大道理,也无法真切地感受到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给上海法律人带来了多少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我所能想到的,只是这个真正地经历过这一切的上海小老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他有过很多人生的跌宕起伏,高处时是尊耀的人民法院法官,低处时也曾患上抑郁症,挣扎求遁。

可是啊,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最后融进了他温暖的笑纹里,他把法律的神圣与亲民一起刻进了骨子里,并在退休之后继续影响一代又一代的法律学子。

我想,这就是真正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我相信,罗卫平法官所代表的这一代老法律人,就是我们法治建设的“初心”,他们在改革开放法律建设的关键时期,坚守岗位,坎坷求索,攻坚克难;年长之后,他们又用他们的“初心”感染着我们新的一代又一代的法律人,我们也会牢记这份“初心”,牢记这份法律人的使命,为中国的法治建设奋斗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