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村法制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学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银行法律实务研究中心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学研究会
  • 卫生法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会员服务 > 会员活动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展示丨车轮滚出来的上海

2018-10-19 10:18:54 字体:

image.png

上海,是一个在车轮上滚动的城市。上海从开埠发展至今,见证了从马车、人力车到汽车、火车的运输发展过程。对运输的需求使得各种运输工具在上海逐次驶过,各领风骚。而这些从我面前滚过的各种轮子里,我最有感情的,还是在铁轨上疾驰的火车。

我的成长过程几乎没有离开过铁轨。

我生长在铁路边上。小时候,看着路口时而呼啸而过的火车,是我对机械化运输最早的认识。高大的车头,长长的车身,拉动汽笛的一声长鸣,令我心潮澎湃。然而,在看到火车之前,在道口的等待时间,长得令人无奈。火车带给我的感觉有多强烈,那两道横杆、交替闪灭的红灯和单调高亢的警铃声就有多令人厌烦,因为它们时时刻刻在提醒我,等待火车通过的时间有多漫长而无聊。而火车通过之后,随着横杆拉起,占据了两侧道路的自行车同时冲击着对向的车辆,也令通行变得十分危险。我童年的上学时间,几乎每天都在这般等待和躲闪中度过。

image.png

随着年岁渐长,我到了可以外出的年纪,于是清明节,随父母外出扫墓成了每年的固定节目。那是我最早的乘火车的经验。记忆中的乘车,是伴随着疲倦的。因为车票必须很早就去排队买,而且发车时刻都挺早。天还没亮,就要出发上车,然后在从慢到快的“咯噔”声中,摇上两个多小时,才能到目的地杭州。对于年幼的我而言,我始终是在半梦半醒中上的车,然后被父母叫醒下车,对火车的新鲜感在上车后不久就被倦意压倒了。

后来,我搬了家。而不久之后,上海的第一条地铁,就在我家附近开工建造了。为了建成它,上海市第二大商业街淮海中路全面封闭,曾经宽敞的人行道被低矮阴暗的脚手架覆盖,宛如暗巷。它建造了三年,我也绕了三年的路,只要路过那里,晴天尘土飞扬,雨天遍地泥浆,它挖开的深坑足以塞进一栋房子,支撑用的钢梁宽度足以让人在上面小跑。

image.png

经历了三年建设时间,上海不惜向外国借钱建成的一号线,不过是一条有五个站点,12分钟就能跑完全程的单线。然而我第一次乘坐的时候,仍然为它的宽敞和速度感到惊讶。因为那时候,从它的一头徐家汇到另一头锦江乐园,要倒两班拥挤的公交,耗时超过三刻钟。地铁的速度优势体现了出来。然而由于票价、运营管理和出行习惯的缘故,地铁的运能优势并未立即发挥,试运行一年,乘坐的人数仍然不多。

image.png

上大学的时候,地铁九号线在我上学的路上一点点延伸着。每当我乘着轰隆作响拥挤不堪的班车,或是转乘极为不便的公交车从它身边经过时,我都希望它能尽快通车,这样我回家或是上学就要方便太多了。然而事与愿违,直到我毕业,它仍然只有一排排桥桩,仿佛在对建设缓慢表达无声的怨叹。

然后,时间推进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在党的十八大会议的鼓舞下,上海,这个轮子上滚动出来的城市,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动力。

曾经半小时可以跑完一个来回的一号线,如今拥有28个车站,地跨五个区,全长近三十七公里,这条上海最早的地铁线,已经今非昔比。

曾经让人望眼欲穿的九号线,如今是连接松江区和市区的大动脉,创下了单条轨交人流量的最高纪录。乘上它,只要一个多小时就能实现松江和市区的往来。过去需要乘火车转汽车才能到达的乡间,和市中心产生了紧密的联系。

曾经让我叫苦不迭的铁路岔口,如今早已被高挑的三号线取代。它几乎全程在高架路线上行进,在提供比过去更大的运能的同时,对地面交通几乎没有影响,过去一列火车经过就会导致车队排到下一个路口的景象,再也不会出现了。

曾经,上海竭尽全市之力也只能开工一条地铁线,三年不过建成6公里。而如今,上海已经有十五条轨交建成通车,承担的公交运能达到全市公交出行人数的一半,轨交犹如城市的血脉,将组成上海这个机体的细胞,随时随地的运送到每一个地区。而同时开工建设的轨交路线更是达到了9条之多,建设里程100公里!这个城市的主动脉,仍然在继续生长,继续发挥更多的功能。

而令我最为侧目的,还属铁路运输的巨大变化。经过六次大提速,如今从上海到杭州,同样的里程,只需要一小时左右的时间。而车辆的舒适程度更是过去的绿皮车无法比拟的。在高速铁路上,耳边不再有随时响起的咯噔声,车身不会如行船一般摇摇晃晃,车厢里也不会有时而不亮的照明,只能放上六双手的狭窄小桌,以及冬寒夏暑的车内环境。就连购票这种最基层的服务,都可以足不出户,在网上提早完成。过去在售票点熬夜排队的经历,犹如时光一般一去不复返了。

乘着高铁的轮子,上海和全国的连接变得更加紧密而迅速。高速铁路网就是十八大的春风,从北到南,由东向西,吹遍中国的大地。

面对着这一切,我心潮澎湃。我感谢上苍,让我有幸生于这个时代。它一次次地验证,党是推动车轮的动力,也是承载车轮的路轨。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把振兴中华的伟业进行到底。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借着十九大的契机,中国的发展必将更高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