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业农村法治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银行法律实务研究中心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研究会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非公经济法治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互联网司法研究小组
  • 文化产业法治研究小组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会员服务 > 会员风采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展示丨华政法学教育40年回顾与发展启示

2018-11-19 13:09:15 字体:

image.png

沐浴改革春风,再次复校兴业(1979年-1998年)

(一)薪火相传,艰苦重建,学校步入正常发展轨道

华东政法大学是新中国创办的第一批高等政法院校,始终与国家法治建设的兴衰同呼吸共命运,在早期发展中经历了“两落三起”的曲折与坎坷。1952年,经华东军政委员会批准,在圣约翰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东吴大学、厦门大学、沪江大学、安徽大学、震旦大学、上海学院等9所院校的法律系、政治系和社会系合并基础上,于圣约翰大学旧址上正式成立华东政法学院。

image.png

1958年并入上海社会科学院,1963年再次筹建,1966年停止招生,1972年再次被撤销;1979年再次复校。2007年,学校经教育部批准更名为华东政法大学。

这一段艰苦的岁月与难忘的历史铸就了华政人的政治信仰和在逆境中崛起的精神品格,是一代又一代华政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投身法学教育事业,砥砺前行的力量源泉。

1978年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揭开了党和国家历史的新篇章,党中央决定将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健全社会主义民主和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在此背景下,1979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学校再次复校,迎来了自己的第三次生命。

image.png

复校之初,百废待兴。

学校各方面办学条件相当简陋和薄弱,这与“当年复校、当年招生”的目标形成了强烈反差。师资匮乏、青黄不接,缺少现成的教材和教学大纲。教室、宿舍极其紧缺(1972年学校被撤销后被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市卫生学校、上海市卫生干部学校、上海市普陀区卫生学校、上海市蔬菜公司、上海市果品公司、天山医院、复旦大学分校等八家单位分占)

学校在招收第一批303名学生时仅有东风楼一幢建筑,直到1999年4月7日,在司法部、市政府的协调与关怀下才将失落多年的校舍全部收回。复校之初的三年内,为了优先保证教学用房需要,刘少傥、徐盼秋、曹漫之等老一辈校领导带头与党政工团一起主动让出办公室,在大草坪上搭建帐篷办公。这就是在沪上被高教界广为传颂的华政“帐篷精神”。

“帐篷精神”是学校复校伊始艰苦创业的真实写照,现在已经成为了华政人凝心聚力,为我国法学教育事业而执着努力的宝贵精神财富。文革期间很多年轻教师离开了教学一线,专业近乎荒废;被召回的“华政元老”也已两鬓斑白,力不从心。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时任分管教学的副院长曹漫之教授当机立断,锐意改革,通过社会招聘基本解决了师资不足的问题,章人英、洪丕谟、江海潮等一大批优秀的专业人才那时加入了华政。

为了保证教学质量,曹漫之还对所有授课教师提出两点基本要求:一是保证有人上课;二是保证不被学生赶下讲台。

“弹劾制度”造就了华政过硬的教学质量。教学资料毁损严重,加之1979年7月1日第五届全国人大通过了我国第一部《刑法》《刑事诉讼法》,但没有完整、规范的同名教科书,宪法教研室只有一本油印的讲义。没有教材,老师们就凭借手中仅有的法律文本、宣传资料和记忆中的知识,利用暑假,通过集体备课、编写讲义,确保学生一开学就能够拿到讲义进行学习。

在党和国家事业实现历史性转折,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之际,在党和政府的坚强正确领导下,学校老一辈领导与前辈们一起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克服种种困难,学校在恢复重建中再度扬帆起航。

(二)服务国家,强势复苏,学校成为我国法学教育重镇

1979年复校至1998年的20年时间里,学校法学教育是在一系列重大历史背景条件下开展的:

一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民主和法制建设持续深入推进。

二是人民检察院、律师制度、公证制度等恢复重建各行各业亟需大批合格的法律专业人才。

三是我国高等教育实行的是精英教育路线。

四是很多大学由国务院部委、直属机关直接管理。

五是国家实行大学生统一高考录取、就业统一分配制度。

这期间,学校为司法部直属的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主要接受司法部的直接领导和管理,为社会培养各级各类法律专业人才,为国家司法机关培养后备力量是其基本任务和立校之本。

考虑到法律人才素质结构的固有属性,学校极其重视学生的政治素养与道德品质培养。1990年制定了《华东政法学院德育大纲》,有效保证了法律人才思想政治、理论素养的提高。以后,司法部以该大纲为基础制定了《司法部直属普通政法院校德育大纲(试行)》并发文要求各院校执行。上海市高教局以该大纲为基础制定颁布了《上海市普通高校德育大纲》,国家教委在综合上海市德育大纲的基础上,制定颁布了全国《普通高等学校德育大纲》。

经过多年的恢复、建设与发展,学校从原来的单一法律系科院校逐步发展成为以法学专业为重点,兼具经济、外语和管理类专业的多科性院校,打破了学校长期以来专业单一的办学格局。

image.png

1996年学校获准设立法律硕士专业学位,成为了全国首批8所培养实践型法律专业研究生的院校之一。1998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学校成为法学博士学位授权单位,国际法学成为博士学位授权学科,学校也因此成为了上海地区首个拥有法学博士学位授予权的高等院校,这是当时学校复校后取得的最令人鼓舞的办学成就。学校国际经济法和法制史两个学科被列为司法部重点学科;国际经济法、经济法、民商法三个学科被列为上海市重点学科。学校办学规模逐步扩大。1998年,学校全日制本科生达到了3033人、研究生达到了396人、专任教师291人。

学校拥有一大批颇有学术建树和敬业精神的法学专家、教授,他们为我国法学教育、法学理论研究和司法实务提供了极为丰富的知识贡献。众多教师和科研人员在全国性学术团体担任正副会长等要职,或在人大、行政和司法机关担任专家咨询委员等职。学校先后接受立法机关委托,起草、组织起草或参与起草200余部法律、法规。学校第二次复校后的第四任院长曹建明教授,于1994年12月和1998年5月分别走进中南海,为中共中央政治局领导主讲了两次法制讲座,为华政赢得了极大的社会声誉。

学校紧紧抓住改革开放这一历史发展机遇,以服务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对法律人才的需求为己任,遵循“笃行致知,明德崇法”校训,在“帐篷精神”引领下,坚持“培养社会主义合格法律人才”的根本宗旨,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成绩,为学校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98年学校45周年校庆时,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题词,将学校喻为“法学教育的东方明珠”。

抓住政策机遇,实现跨越发展(1999年-2007年)

(一)新建校区,二次创业,学校办学规模迅速扩大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然而,高层次人才的培养速度和规模越来越难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高等教育的供求矛盾日益突出。为此,我国从1999年开始实行高校扩招政策。

1999年教育部公布了《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计划提出力求到2010年实现大学毛入学率15%的目标。“十五”计划又将这一目标的实现提前到2005年。经过不到10年的时间,我国高等教育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发展规模先后超过俄罗斯、印度、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2007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了23%,比扩招前高等教育5%左右的毛入学率高出18个百分点。学校的发展面临着扩大招生和办学资源紧张的突出矛盾。当时,学校只有长宁一个校区,占地面积仅有240亩,比司法部直属的其他四所政法学院明显要小很多,且已经没有可以挖掘利用的空间。此外,因长宁校区的许多校舍都属于近代优秀保护性建筑,不能改建、扩建,严重影响和制约了学校响应国家高校扩招政策而扩大规模、快速发展的需要。

2000年,学校由原司法部直属高等政法院校,改为“中央与上海市共建、以上海市管理为主”的普通高等院校。

2002年,在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学校获准进入上海松江大学园区办学,松江校区占地面积1084亩。

2003年-2005年,学校松江新校区建设工程陆续竣工。为学校第二次创业提供了办学资源的强有力的支撑与保障,使学校办学规模得以迅速扩大。截至2007年8月,学校全日制在校生13235名,其中本科生10754名,硕士、博士研究生2033名,留学生45名,成人脱产生403名。办学规模为1998年办学规模的3倍,为1979年办学规模的35倍。实现了由“千人学院”向“万人大学”的转变。

(二)多点发力,升级大学,学校综合实力明显跃升

回顾历史我们不难发现,新中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截至1999年高校开始扩招、2000年大学生包分配制度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之前,我国实际上是沿袭前苏联的办学模式,以工具主义哲学理念为指导设定大学教育目标并加以实施的。为了培养训练有素的从业人员,课程设置和教学内容都进行了大幅调整,与专业关系不大的基础课程、人文社科课程等都减少许多,甚至被取消。

“按照这种经过慎重考虑的教学计划去学习,学生毕业后,即可以成为那一门的专家,立即可以担任起工程师或其他相当的职务”。这也是华政法学教育早期的发展理念和所走过的历程。

进入21世纪,我国高校的法学本科专业设置审批不断提速,连年扩大招生,包分配制度彻底取消,逐步确立高校综合实力评价导向体系等等,在客观上已经对之前以学院为主对口培养专门人才的高等法学教育运行生态系统提出了严峻挑战,迫使政法学院不得不对新时期的人才培养目标和定位进行全方位的重新审视和设计。

而与此同时,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国际化程度的加深,社会对法律人才的需求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原来的单科型人才已经不再适应社会的需要。

就政法类高校的毕业生而言,一方面,公、检、法、司这些传统的用人单位无法再容纳由于大学扩招而产生的大量毕业生;另一方面,由于法律实务部门工作内容的日益复杂化、综合化和开放性,他们也需要引进各种法律功底扎实,同时具有一定经济、管理、外语等专业特长的复合型法律人才。政法院校只管传授法律知识,毕业生由国家统一分配的计划经济教育模式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单科性的政法学院向各文科(甚至理工)交叉型的以法学为主的多科性大学发展成为历史的必然选择。而当时,学校形式上仍然是政法学院,实际上却承载了很多大学的功能;形式上开展的是法律职业教育,实际效果却是地地道道的通才教育。以学校2007届毕业生就业去向为例,92%的学生到了非司法机关工作,8%的学生到了司法机关工作。法学教育事实上已经是一种通才教育了。这种形式与内在实质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成为了当时阻碍学校快速发展的障碍。

image.png

面对这一新的困境,学校对标综合性大学建设标准,依托上海地缘和法学学科优势,以超常规速度,在继续加强法学专业建设的同时,稳步发展与法学关联度较强的学科专业,建成以法学为主的学科专业群。

一是整合资源,设立新专业,为上海“四个中心”建设培养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所急需的人才,如设立金融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国际金融法律、国际航运法律等专业;为适应国家实现知识产权战略对知识产权专业管理人才的需求,开设了国内第一个知识产权本科专业。

二是注重特色发展、错位竞争,以设置专业方向的方式加强新专业与法学专业的交叉、融合,将传统专业办出特色。如会计学专业设司法会计方向,英语、日语专业设涉外法律方向,汉语言文学专业设法商文秘方向,新闻学专业设法制新闻方向,社会工作专业设司法社会工作方向,通过法商结合、法经结合、法文结合、法社结合,凸显专业特色。

三是以新专业的建设促进法学专业的发展,推动法学复合型人才的培养,丰富法学学科专业建设体系。截至2007年,学校已发展为拥有11个二级学院(系)、研究生教育院、继续教育学院;初步形成了五大学科门类、22个本科专业的学科专业体系;拥有法学一级学科硕士学位、博士学位授予权。学校实现了由单一法学学科向“以法学为主,经济学、管理学、文学、工学等学科协调发展、办学特色鲜明的多科性大学”的转变。学校教育经费投入、人才培养、师资队伍建设、科学研究、社会服务等方面也都取得快速发展。2007年3月,学校经教育部批准,正式更名为华东政法大学,开启了21世纪华政法学教育的新征程。

坚持内涵发展,建设一流政法大学和一流法学学科(2008年-至今)

法学教育属于上层建筑范畴,根本上是由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和需要所决定的,同时,它又具有一定的能动性,可以通过制约或推动的方式作用于经济社会发展。

从这个意义上说,法学教育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从2008年开始,我国经济社会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后开始进入了换档、调整期,经济社会发展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呈现L型走势,旧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难以为继,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仍在探索之中。这成为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常态”。

image.png

同一时期,我国法学教育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目前我国法学院校已有600余所,上海有20所。据统计,2016年全国高校法学学科本科在校生数已经达到了559597人,上海达到了22012人。2014年教育部公布的近两年各地就业率较低的本科专业名单中1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法学专业上榜,占比高达42%,其中包括上海。

第三方教育咨询机构麦可思研究院自2011年开始发布就业前景最不看好的本科红牌专业至今,法学专业每年上榜。因法学教育规模庞大而导致的产能过剩现象日益突出,法学教育领域的协调可持续发展也成为了一个摆在面前的棘手问题。如何在这一背景下办好法学教育,占领未来发展的制高点是学校面临的新的现实课题。 

2007年以来,教育部、上海市教委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如《教育部财政部关于实施“高等学校本科教学教学质量与教学改革工程”的意见》(教高[2007]1号)《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印发<上海高等教育内涵建设“085”工程实施方案>的通知》(沪教委科[2009]2号)《教育部中央政法委员会关于实施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计划的若干意见》(教高[2011]10号)《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的通知》(教研[2017]2号)等,旨在引导各高等院校加强内涵建设,切实提升教育质量。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为今后很长一段时期我国法学教育的发展道路指明了方向。

近年来,学校以深入贯彻落实教育部、上海市教委“质量工程” “085内涵建设工程” “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计划” “高峰高原学科建设计划” “一流本科教育建设计划”为抓手,在加强内涵建设,切实提升法学教育质量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探索,学校法学教育事业再创辉煌。

在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学校法学学科被评为A级。法学学科被列为上海市高峰学科,位列全国五强。

2016年公共管理获批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予权。国家社科基金法学类项目、司法部项目立项数2015、2016、2017年连续三年获得全国第一,国家级重大课题立项数在全国政法高校中居领先地位。

2016年中国法学核心来源期刊位列全国法学院校前列。法学专业、侦查学专业获批为国家级特色专业建设点;法学综合实验中心获批为法学类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开放型国际法律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实验区获批为国家级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实验区。建设了4门国家精品课程、4门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2个国家级教学团队。陈鹏生、王召棠、苏惠渔、何勤华、顾功耘等5人入选“影响中国法治进程的百位法学家”;16人任中国法学会各专业研究会会长、副会长;曹建明、何勤华、李秀清、罗培新获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称号,2008年以来,新增5人获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提名奖等;刘宪权荣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吴弘、王立民荣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傅鼎生老师被学生誉为“大先生、好老师”;屈文生、王迁入选教育部“长江青年学者”等等。

2011年开始,学校以“德法兼修、融通复合、高端涉外”为建设理念,主动对接国家全面依法治国战略以及上海“四个中心”和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建设需求,开始了卓越法律人才培养的建设试点工作,并成为了上海市唯一一所入选教育部首批3大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基地的全满贯建设单位。

学校根据三大基地的人才培养目标与定位,按照“分类培养、强化特色”的原则,依托优质法学教育和学科资源,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先后设立了7个卓越法律人才培养实验班,探索出了本硕贯通制培养、中外联合培养、与实务部门合作培养、定向式培养等多种人才培养模式,取得了明显成效。

2017届卓越法律人才培养实验班的毕业生中,110人考入北大、清华、交大、哈佛、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等国内外高校继续深造,其中,34人被推荐免试攻读法学硕士研究生;51人被海外高校录取,多数学生被录取到英国伦敦政治学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排名前100的世界名校。直接就业的学生当中,进入国家外交部、商务部、工商总局、司法机关和律师事务所等机构的学生占比达到67%,西部班的毕业生全部到中西部法院、检察院工作,很多同学本科毕业即进入金杜、大成、君合、中伦、国浩等高端一线律师事务所参加工作。

image.png

成立以第一任院长魏文伯教授的名字命名的文伯书院,在全国政法类院校中率先开展书院制人才培养改革实践,探索通识教育、养成教育、专业基础教育和专业提升教育一体化的培养模式。书院通过构建“实体化书院、通识课程体系、导师制和书院社区”四大要素,旨在解决学生的全面发展与专业培养之间的平衡问题,为学生提供更多自主成长的空间,创建法科特色、多科融合的育人环境。书院培养方案中,大幅提升通识课程学分比重,增幅为109.1%,同时完善了历史文化传承与人文素养、法治精神和专业养成、创新思维与创业能力培育、新生研讨和跨学科前沿讲座、当代中国与世界视野、社会研究与公共管理、科学思维与科技发展、艺术修养与运动健康在内的八大通识教育课程体系。

学校现有法学、政治学、经济学、文学、管理学、理学学科的24个本科专业;拥有法学、公共管理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予权及应用经济学、政治学、马克思主义理论、社会学、外国语言学位、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权。法学学科设有法学理论、法律史、宪法学与行政法学、刑法学、民商法学、诉讼法学、经济法学、国际法学、知识产权、司法鉴定、社会法学、法政治学、公安法学、法律方法论、军事法学(硕士)、法律与金融(硕士)等16个学位授权点,应用经济学设有产业经济学、金融学、国际贸易学、区域经济学等学位授权点,政治学设有政治学理论、中外政治制度等学位授权点,马克思主义理论设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思想政治教育、社会主义法制教育与传播研究等学位授权点,公共管理设有行政管理、社会保障、文化产业管理、公共安全管理、社会管理、教育经济与管理等学位授权点。同时设有法律(非法学)、法律(法学)、公共管理、金融、社会工作、翻译、新闻与传播和会计等8个专业学位授权点。

站在新的起点,学校以马克思主义为根本指导思想,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坚持“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和“德法兼修”根本要求,锐意进取,改革创新,抢抓国家教育综合改革的战略机遇期,确立事业发展的“四梁八柱”整体布局,坚持“开门办学、开放办学、创新办学”发展理念,深化“教学立校、学术兴校、人才强校”发展模式,构建“法科一流、多科融合”发展格局,实施“两基地(高端法律及法学相关学科人才培养基地、法学及相关学科的科学研究基地)、两中心(中外法律文献中心、中国法治战略研究中心)、一平台(互联网+法律大数据平台)”发展路径,完善改革举措,推进协同创新,坚持依法治校,强化内涵发展,逐步建成一所国际知名、国内领先,法科一流、多科融合,特色鲜明、创新发展,推动法治文明进步的高水平应用研究型大学和令人向往的高雅学府。

image.png

华政法学教育40年发展的重要启示

(一)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

回顾历史,学校从“两落三起”、恢复重建到升级大学实现跨越式发展,再到大力推进一流政法大学和一流法学学科建设的鲜活实践一再证明,学校的发展始终离不开党的坚强领导,始终需要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大学是社会的一部分,不能脱离开社会孤立存在。大学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属性。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宪法》第1条明确规定:

“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中国的大学,必然需要坚持党的领导,具有鲜明的社会主义属性,这是我们与西方大学的最本质区别,也是中国大学的最大特色。

“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2018年5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就新时代高校“培养什么样的人、怎样培养人”的问题进行了深刻分析,作出重大论断,要求高校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坚定不移走内涵式发展道路,借鉴国外有益做法,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形成高水平人才培养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高校“培养什么样的人、怎样培养人”的重大论断为新时代我国高等法学教育如何乘风而去,乘势而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培养一大批“德法兼修”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指明了方向,是学校办好法学教育的根本遵循,具有深远而现实的指导意义。学校办学40年的实践证明,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正确的社会主义办学方向,是学校取得跨越式发展的根本保障和坚强保证。

(二)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始终以国家法治事业为己任

高等院校承载着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与创新、国际交流与合作五大社会职能和使命,需要在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和对接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中有所作为,彰显自身价值,完成历史使命。改革开放之初,党和国家将工作重心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法制事业亟需配套发展,社会各行各业需要大量合格的法律人才予以充实。

在此情况下学校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快速重建,恢复法学研究与教育,一方面狠抓法学研究,积极参与国家立法起草、论证等工作,另一方面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政治素质过硬、业务精通的合格法律人才。建校66年来,从华政走出了1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名共和国首席大检察官、8名共和国大法官、5名共和国大检察官、2名全国律协副会长等一大批杰出校友,学校成为优秀法治人才成长的摇篮,被誉为法学教育的东方明珠。

image.png

伴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地位的确立和我国经济社会的蓬勃发展,改革开放初期法律人才紧缺的状况已经得到解决,与之而来的则是人才培养的速度和规模越来越难以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人民渴望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愿望愈发强烈,高等教育的供求矛盾越来越突出,当然,法学教育也不例外。在此背景下,学校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新建校区,实现了二次创业,办学规模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并发展成为以法学为主,多学科协调发展、办学特色鲜明的多科性大学。

当前,国家正在调整经济结构和增长方式,旨在实现经济社会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群众期盼有更好的教育就是其中的需求之一,满足人民群众对优质高等教育的需求是中国大学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担当。法学教育形势正在发生新的历史性的转变。学校二次复校以来的发展反复证明,只有始终以卓有成效的进行时态服务国家发展战略需求,才能永葆发展动能,实现自我革新和新的进步。

(三)牢固确立人才培养工作中心地位,走内涵式发展道路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明确提出,高等院校应牢固确立人才培养工作的中心地位。学校二次复校以来,始终把人才培养工作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坚持以人为本,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和教师的主导地位,为师生全面发展创造良好的体制机制和环境,累计为国家培养了数十万计的合格法律人才、一大批精英杰出人才,形成了法学教育的华政品牌。最高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现任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建明正是在此期间两次走进中南海为中共中央政治局领导集体授课,成为了我国法学教育界第一位走上国家层面法律实务部门领导人岗位的华政人。

image.png

学校过去取得的办学成绩无不启示我们:

任何时候,学校的第一天职永远是培养人,只有培养出了符合党和国家需要的高端创新型法治人才、法律精英,才能不负使命,成就自己。新的时期,学校将继续牢固确立人才培养工作中心地位不动摇,坚持“开门办学、开放办学、创新办学”理念,深化“教学立校、学术兴校、人才强校”发展模式,推动学校法学教育多培养人才,培养好人才。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目标的提出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前我国高等教育在爬坡过坎阶段所需要直面的问题和努力的方向,也是对我国高等教育多年来发展经验的总结和升华。

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从指标上考量,需要对标世界标准,摒弃以往外延式、粗放式、规模化的野蛮扩张,转而从内部要素的有机组合、重整与人才培养的科学规律入手,走内涵式、集约式、精品化的高质量、高水平纵深发展模式,切实提升人才培养质量和效果。这要求学校在新时代牢记使命,加快推进一流政法大学和一流法学学科建设,为法治中国建设,为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和上海“五个中心”建设,培养大批德法兼修的卓越法律人才做出新的贡献。

(四)大力传承和弘扬“帐篷精神”,凝聚内生发展动力

学校老一辈领导和前辈们胸怀仰望星空的法治情怀,用脚踏实地的“帐篷精神”带领华政这所久经曲折和磨难的法学教育巨轮再次鸣笛开拔。“帐篷精神”成为了华政人面对困难,超越自我,团结奋进,推动学校法学教育事业向前发展的共同的精神家园和不断前行的原动力。

众所周知,我国高等法学教育经过多年的连续扩张,办学总体规模已经十分庞大,各法学院校之间的办学竞争异常激烈,大家都在采取各种办法措施推动高水平、高质量发展。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学校稍不留神,就会丧失部分传统的比较优势,甚至一落千丈。面对如何破解新时代国家对于法学教育转型发展、内涵发展的新课题,学校需要再次大力传承和弘扬“帐篷精神”,发扬“逆境中崛起,忧患中奋进,辉煌中卓越”的精神,将法治信仰与务实精神结合起来,同向同心,形成合力,充分调动校内外关心支持学校发展的各方面的力量投入到学校法学教育事业中去。

(五)深刻把握法学教育发展规律,站在法学教育最前沿

随着全球经济飞速发展和科技进步的日新月异,各种思想文化的相互碰撞、融合,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对于法治的发展机制、规律及其趋势均有了一定程度的共识。各国基于自身国情,又衍生出具有鲜明特征的法学教育发展模式。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

对世界上优秀的法治文明成果,要积极吸收借鉴,也要加以甄别,要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这是社会主义法治文化建设的重大战略任务,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现实需求。

学校应充分发挥自己在法学教育领域的优势,加强法治及其相关领域基础问题研究,积极主动参与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学学科体系、话语体系、课程体系、教材体系等,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学理论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做实专业教育,强化通识教育,培养法治人才的精度与厚度。

随着我国法治建设进程不断深入和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强,法律职业的高度细分性日益显现,未来法律服务的内容和种类将越来越多元化、高端化,国内业务和国际业务的边界进一步模糊,法律服务的链条也将进一步延伸至法律与其他领域的交叉增值领域。

这要求法学教育不仅要培养学生练就深厚的法学功底、娴熟的法律技能,更需要多学科知识底蕴,持续、快速的学习能力,国际化视野与跨文化交流的能力,熟练运用大数据检索和人工智能推进法治发展的意识和能力等。

未来多学科基础和能力的培养以及与法学教育的有效复合等是学校当前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需要研究和积极应对的法学教育方向问题。可喜的是,学校的书院制改革、大类招生、大类培养已经走在了改革实践的路上。期待着这种改革会让华政的法学教育迎来第二个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