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业农村法治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银行法律实务研究中心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研究会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非公经济法治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互联网司法研究小组
  • 文化产业法治研究小组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会员服务 > 会员风采

“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展示丨那些亲历改革的法院人

2018-11-19 13:19:18 字体:

1978到2018,改革开放历经了四十年,四十年的时光,漫长又久远;四十年的变革,恢弘又深刻。成长在改革年代如今又亲历改革的我,常常在思索,改革于我们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在司法改革的大潮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应运而生。三载年华,足以使幼苗长成大树,幼儿从呱呱坠地到牙牙学语。三载秋冬与春夏的更迭,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上海知产法院作为司法改革的新生事物,在全国法院司法改革的大潮中,或许稍显稚嫩,但勇立潮头,迎接洗礼与考验。

改革于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上海知产法院的老中青三位法官回答了我的问题。

严格和坚持

image.png

陈惠珍法官

“我改革开放之初到法院工作,改革对我意味着严格和坚持。”陈惠珍这样告诉我。

陈惠珍先后担任过全国基层法院中首家知识产权审判庭——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庭长、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知识产权审判第二庭庭长,目前是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她是上海法院唯一一位被评为全国审判业务专家的女法官,被聘为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究中心第一届研究员,作为铿锵玫瑰为司法改革增添了一抹亮色。

image.png

陈惠珍官受聘为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究中心研究员

时光倒流,我刚进法院的时候,陈惠珍是上海知产法院知识产权审判第二庭庭长,也就是我的庭长。记得刚到庭里报到,与陈庭长初见,她跟我探讨的第一个问题是,在新商标法司法解释出台后,你如何理解法院关于商标近似或者相同的认定的变化?我回答之后,陈庭长又是一系列的追问,半个小时的时间让我觉得是那样的漫长,出来之后,在充满冷气的空调房中,我发现,自己的后背和手心里全是汗。

image.png

陈惠珍法官开庭审理案件

有一次陈庭长叫我写一篇文稿,我写了很久,自以为写的还挺好的,然后拿给她审核,但是当她把文稿还给我之后,我惊呆了,文稿上密密麻麻全是圈出来应该修改的地方,一千字左右的文稿来来回回改了四次。

后来庭里的小伙伴跟我说,我还算好的,他们的每一篇文稿、每一份判决书,陈惠珍都会反复看上好几遍,仔细推敲每一个地方,每看一遍都要改,每篇文章都会经过很多次的修改。陈惠珍曾经的法官助理陈璐旸偷偷告诉我:“她对出现错别字特别难以容忍,错别字就像人的脸面一样重要。”

我认识的陈惠珍,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办公室,最后一个离开,庭里的疑难复杂案件,她总第一个挺身而出,身先士卒。很多次,周末她都来院里默默加班,每次开会她都会拿个小本子,详细记录。她的文稿都是手写稿,有时候几十页的文稿,在帮她整理的时候,我都能想象她趴在桌子旁一笔一划认真写字的模样……

我进入上海知产法院的时候,也正巧赶上上海知产法院与张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合作,在张江高新区共同设立了“全国审判业务专家陈惠珍法官工作室”。可以说,从工作室开门运行第一天起,我、我们庭、我们整个法院的人都看着工作室的成长,同时和陈惠珍一起参与到整个工作室的活动中。

image.png

陈惠珍法官工作室前往张江奉贤园举办咨询会

陈惠珍曾经表示,与其说工作室是一个平台,不如说更像她的一个使命、一种责任。“企业在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中往往会存在一些问题,如果一开始就充分予以注意,今后就会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侵权或被侵权的发生,纠纷也会减少。”她这么想,也这么去做了。

工作室设立不久,陈惠珍带着她的团队,前往闵行区莘闵留创园、徐汇区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杨浦科技创业中心、普陀市北高新技术服务业园区、浦东金桥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园区进行实地调研,了解园区不同企业的需求,先后走访了16个园区、举办了9场专题讲座和5场专题答疑会,累计有1500余位企业代表参加了各类活动。

去过陈惠珍家里的人告诉我,她家里的墙上挂有一幅字——只顾耕耘,不问收获。那个时代的那些人,身上总有一股纯净的责任感,不求大展宏图,只是埋头苦干。我眼里的陈惠珍很忙,但她极少说自己累,她很真,所以她才直言不讳。她一直都在耕耘,又怎会没有收获呢?问,或者不问,收获总在那里。

image.png

陈惠珍在上海知产法院举行的“以案释法”宣讲会上作宣讲

如今的陈惠珍, 55岁的她依旧在坚持着。作为审委会专职委员,依然在办案第一线,在管理第一线,从事着她已经坚持了35年的审判事业。

担当和无悔

image.png

何渊法官

“我改革开放20年的时候到法院工作,改革对我意味着担当与无悔。”何渊这样告诉我。

何渊,2000年起调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五庭(知识产权审判庭)工作,2014年12月28日,上海知产法院成立,抱着对知识产权审判事业的执着和热爱,何渊法官毫不犹豫地加入了上海知产法院这个新的团队。

提起何渊,他永远是阳光开朗的。虽然作为审判长的他,审判压力很重,几乎每天都有开庭,但是不妨碍他作为我们庭的开心果,哪里都有他标志性的哈哈大笑。

image.png

何渊法官开庭审理案件

我眼中的何渊特别享受庭审,在庭审过程中,每一次当庭发问,每一次为当事人释疑,他说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在判决书生成之时,他反复校对,亲自从开头念到结尾,从不假手于人。每每庭里有重活,第一个站出来的是他,任劳任怨的是他,无怨无悔的也是他。

有段时间何渊的父亲生病住院,他从来没推脱过任何工作,医院、家里、法院三头跑,我无法想象一边是亲人重病住院,一边是繁重的审判压力,他是如何度过的,只看得到,在那段时间,他的笑容变少了,人也瘦了很多很多,但是该结的案件一件不少,该处理的事务一件不落。

image.png

何渊法官在办理案件

作为庭里的业务骨干,那段时间何渊还在牵头打造知产案件智能辅助办案系统,俗称知产审判中的206系统。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这些耳熟能详的现代科技如何与司法体制改革融合?如何把统一适用的证据标准嵌入数据化程序?……这件事情并不容易。

当我们遇到困难没有信心的时候,他仍在坚持,而且从来就没想过要放弃,因为他说过这是一项惠及后辈的工程,一定要完成。即使家里遭遇变故,上班的时候也完全看不出来,依旧是开朗热情、兢兢业业,和我们谈起如何改进系统的时候,依旧会滔滔不绝,才思泉涌。

image.png

何渊法官执行保全案件现场

也就是因为有何渊这样的人带领研发团队构建审判模型,更新研发思路,不断进行着各种创新,如今的知识产权审判智能辅助办案系统已进入试用阶段,相信不久的将来,该系统将为知产审判特别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案件的审理打开一个不一样的局面。

“他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对知识产权审判事业有着执着的追求,是一位有法治理想的法官。”这是同事吴盈喆法官对他的评价。

image.png

知识产权案件智能辅助办案系统开发研讨现场

2000年至今,何渊审理案件近3000件,他先后荣获上海法院三等功、上海法院邹碧华式的好法官、上海法院审判业务骨干、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先进个人,我想这是他对司法改革交出的办案答卷,也是他对司法事业无愧不悔的最好诠释。

历练和成长

image.png

凌宗亮法官

“我从2008年到法院工作,改革对我意味着历练和成长。”凌宗亮这样告诉我。

image.png

凌宗亮审理案件

凌宗亮,80后入额法官,知产审判队伍里的年轻骨干。从2012年进入法院开始,凌宗亮便在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第一线上忙碌,先后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民三庭、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五庭工作。

2014年12月28日,凌宗亮和何渊一样,抱着对知识产权审判事业的执着和热爱,加入上海知产法院这个新的团队。2016年,他通过严格遴选,成为了上海法院第二批入额法官中的一员。

凌宗亮是我的带教法官,他言传身教,用极大的耐心教给我做人做事的道理,容忍我在工作上一次又一次的犯错。他虽然入额不久,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一直在前行和进步,驾驭庭审能力在一点点变强,处理案件越来越娴熟。

在审理一件小摊贩的商标侵权案件时,他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他还主动告知当事人,可以将诉请变更,只收25元诉讼费,当事人特别感激,我看到了他身上悲天悯人的情怀,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对弱者的同情与悲悯,我想是法官必不可少的素质。

image.png

凌宗亮运用互联网法庭对一起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案进行宣判

在写作方面,他给我的指导和鼓励更不必说,与优秀的人一起共事,自己也会学习到很多很多。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调研功夫,也就是对法律规则的思考和总结。

记得他曾经接到国家知识产权局条法司的电话,条法司的工作人员看到凌宗亮发表在《专利法研究》和《人民法院报》上的两篇文章,向他咨询司法实践中发现的问题,以及对此的总结和思考。最后,他的建议意见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制定的《职务发明条例》吸收借鉴。

即便女儿还那么小,案件不断增加,工作日益繁忙,在我看来他的生活和工作压力都那么大,但是作为一名专业型法官,他一直都在用心思考,对他来说这已然成为一种习惯。

image.png

凌宗亮荣获首届上海法院十佳青年称号

近十年来,凌宗亮在《人民法院报》《人民司法》等报刊、杂志上公开发表论文100余篇,参与完成各类课题14项,11篇成果获全国性奖项,近20篇案例被评为上海法院十大知产案例等。他还被评为上海法院首届十佳青年,用行动诠释了青年法官奋进的姿态。

一代又一代法院人见证了改革开放,亲历了司法改革。他们有的已经两鬓白发,将要离开审判岗位;有的伫立已久,初心不改;有的年轻气盛、博晓中外。

他们用自己的点滴成就汇聚成江河,撑起司法改革的艨艟巨舰;他们用自己的躯干凝聚坚强脊梁,挺起司法改革的猎猎大纛;他们用自己的勤劳双手铸成巨擘,书写司法改革的恢宏篇章。

这就是他们,立足本职,钻研业务;这就是他们,关心年轻同事的成长发展,耐心教导;这就是他们,无私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自己所钟爱的审判事业。

这一代代法院人,他们不仅仅是他们,更是你,是我,是我们每一个人,共同缔造了平凡而伟大的上海法院精神。作为亲历改革的法院人,我们总要留下些什么,铭记些什么。

改革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想已经不需要回答,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