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业农村法治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研究会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概况
  • 组织架构列表
  • 通知公告
  • 图片新闻
  • 人物介绍
  • 工作动态
  • 成果展示
  • 组织架构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非公经济法治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互联网司法研究小组
  • 文化产业法治研究小组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会活动

微笑的罗伯特(小小说)

2019-06-05 10:44:57 字体:

image.png

“2049:我与人工智能”为主题,上海市法学会、中国知网、《东方法学》编辑部面向全球征文,上海市法学会将邀请部分获奖作者到沪参加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有关活动,欢迎投稿(6月30日截稿)。

征稿将按不同年龄组别、不同体裁类型(学术作品、文学作品)分别进行评奖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法学会”择优刊登大赛征文

中国知网《中国法律知识资源总库-会议论文库》择优刊登优秀学术类文献,并给作者颁发收录证书

本文作者简介

李岩泽,14岁

河北省廊坊市文安县大留镇工业区

本文为文学作品(小小说)

点击链接了解更多详情:“2049:我与人工智能”有奖征文大赛

七点整,罗伯特先生拔掉身上的电源,像往常一样开始了对老罗的服侍。

罗先生来到老罗床边,用眼睛对老罗进行了全身扫描,对检测出的血压值、微量元素含量等各项数据和组织细胞功能情况进行分析,然后安排好一日三餐的膳食计划。

罗先生来到了最近的一家超市,店里罗列着五花八门的商品,吃的用的应有尽有。

抬眼望去,商店里只有一个个机器人正在将所需的东西装进购物袋,却没有看守货物,结款的店员。

罗先生拿着挑选好的物品,走出超市门口,经扫描自动扣除了货款。

老罗起床后,从日历上撕掉了一页,新的日期让老罗变得烦躁起来,便又撕掉了一页,他知道这一天又是孤单而又憋屈的一天,他竭力地想让这一天快点过去,然而他撕掉的终究只是一张纸,这枯燥无聊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老罗坐在椅子上,一只手伏在桌子上,懊恼地垂下头来,像一个彻底的失败者。

“早餐!早餐! ...."罗先生机械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唤着老罗用餐,老罗不吃早餐,罗先生会像上了发条般一直不停地唤着,午餐是这样,晚餐也是。

心事重重的老罗没有一丝吃饭的念头,罗先生念咒式的声音让老罗更加烦躁,他感觉罗先生的声音已经在他脑子里炸开了锅。

他一气之下站起来拆掉了罗先生身上的电源,把电源和罗先生重重的摔在地上。老罗磨了磨手掌,如释重负般地倚靠在椅子上,喘着粗气,眼里满是倦怠。

十年前,AI公司成功研制出能服务于大众生活的第一代机器人,主持研制的正是AI公司的巨头阿尔法博士。

为了让客户有更好的的体验感,AI公司针对客户的需求,对客户进行私人定制,每一个机器人都做成了客户需要的模样,在通过3D打印技术打印机器人的面具时,将他们的嘴角做成微微上扬的样子,让客户与机器人在交往中更加舒适,AI公司的第一代机器人也以“微笑机器人”命名。

第一代机器人虽然功能强大,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微笑机器人”没有感情,没有爱,更不必说将情绪表现出来,“微笑”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机器人的木讷的一种掩饰。

阿尔法博士在第一代机器人进入市场不久,又重新走进实验室,计划制造出富有感情、充满爱、并能将情绪完美表现出来的机器人。

阿尔法博士设计了20种人造介质连接人脑与头骨模样的芯片,计划完成人类思维的复制与存储,并应用于新一代机器人。AI公司向全市招募20名身体健康的成年志愿者,罗伯特就是其中之一。

实验室里,有二十个隔声玻璃罩,这些志愿者分别进入了自己抽到的编号对应的玻璃罩内,将人造介质戴在头上,实验员合上电闸,十九名志愿者没有反应,只有罗伯特在发狂地敲着玻璃,撕心裂肺地叫,最后倒在了玻璃罩中。

急救医生赶来时确定他为脑死亡。

AI公司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介质,提取了人类的第一组脑数据,但是AI公司对外宣布计划失败,对罗伯特的离世他们感到遗憾,并表示以后不再进行人类活体实验。

作为补偿,AI公司给予了罗伯特的家人100万美金的抚恤金和一个罗伯特摸样的机器人,是微笑的罗伯特。

听闻噩耗,老罗妻子不能忍受丧子之痛,不久就病死了。

十年以来,一直是罗伯特先生照顾老罗,他没有感情,没有爱,也没有温暖。

老罗和一个冷冰冰的机器生活在一起,自己的生活也变得机械化,处处被安排的生活,让他觉得自己没有尊严,没有价值,没有意义。

整整十年过去了,老罗倍加想念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更怀念原来一家人的美好,而机器人却一直微笑着,它永远不懂老罗的悲伤。

人没了牵挂,胆子就大了起来。老罗想起了什么,又重新把罗先生的电源安好。

与以往不同,老罗今天自己收拾好房间,关掉了所有的用电器,锁上了房门并把锁留在门上。

老罗和罗先生乘上无人驾驶车,选择了目的地,来到了AI公司的总部。

陆续有人走出总部的大门,老罗问他们阿尔法博士在哪里,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抱歉,我没有时间帮你”,他们穿着一样的灰色衣服,互不交谈,低头沿着不同的方向走去,像一个个会行走的水泥柱。

老罗和罗先生沿着这些人出来路走进去,阿尔法博士认出了罗先生,并向旁边的老罗伸出右手,“你好,我,是阿尔法博士,请问你是?”

老罗没有和阿尔法博士握手,将右手伸进口袋里,冷冷地说:“我是罗伯特的父亲,我是来杀你的。”

话音刚落,老罗准备好的刀子已经插进了阿尔法博士的心脏,罗先生的重拳也把阿尔法博士的脸打歪。

令老罗惊奇的是,阿尔法博士竟然没有流出一滴血,只是裸露出脸部的金属骨架和几根断了的电线。

阿尔法博士露出痛苦而又愤怒的表情,拧断了罗先生的脖子,罗伯特先生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仍然保持着僵硬的微笑。

“阿尔法博士到底在哪里?”老罗瞪大了眼睛。

“正在实验室研究第三代机器人。”阿尔法博士拔掉了胸口的刀子,随手扔在了地上。

“他们是?”老罗呆呆地望着陆续走出去的人。

“和我一样的第二代机器人。”阿尔法博士一拳打昏了老罗。

老罗醒来时,已经被关在玻璃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