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业农村法治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网络治理与数据信息法学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研究会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非公经济法治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互联网司法研究小组
  • 文化产业法治研究小组
  • 体育法学研究会
  • 人工智能法制研究会
  • 刑罚执行与回归社会研究小组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会活动

未来幻想(小说)

2019-07-11 09:48:00 字体:

image.png

“2049:我与人工智能”为主题,上海市法学会、中国知网、《东方法学》编辑部面向全球征文,上海市法学会将邀请部分获奖作者到沪参加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有关活动。

征稿将按不同年龄组别、不同体裁类型(学术作品、文学作品)分别进行评奖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法学会”择优刊登大赛征文

中国知网《中国法律知识资源总库-会议论文库》择优刊登优秀学术类文献,并给作者颁发收录证书

本文作者简介

胡晓博,21岁

天津科技大学学生

本文为文学作品(小说)

点击链接了解更多详情:“2049:我与人工智能”有奖征文大赛

微信号推送时注释已略

“机器人也可以拥有自我的意识,虽然现在机器人已经发展的很全面了,但是面临的却是每天一样的提示语,一样的动作,一样的热情,却不管你是怎样的状态,很多问题只能按照设定好的程序解决。真正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将会改变这一切,尽管情感算法集成度非常的高,涉及很多方面,但是拥有情感的机器人将会有巨大的改变,不仅仅对于计算的效率和速度的提升,在人性化,创造性,自觉性等很多方面也将会和以往完全不一样……”

阶梯教室里,老师在前面讲的慷慨淋漓,后面不少睡觉的同学都抬起了头,王初坐在最后面,低着头摆弄着一堆全息零件,好像在组装一个机械结构,小声嘀咕着:“Siri,你是听懂了我的话,还是只是接收到了‘0’和‘1’?”

周六清晨,门铃声打断了罗教授的沉思。罗教授摁灭了烟头,打开门,门外制服整洁的快递机器人递来一个快递盒:“先生您好,这的快递,请签收。”罗教练快速地验证了身份,快递机器人再次开口:“感谢您的配合,祝您生活愉快”,说完上了他的自驾驶货车离开了。罗教授看着手中的快递,手指有些微微颤抖,枯槁的眼睛浸满了泪水,哽咽地说:“两年了,终于,零件都找齐了”说着,转身走向了地下室。

“好,好,嗯,我知道。没事儿,再见。”王初摸了一下中指上的黑色戒指,挂断了电话。

尽管时代一直在变化,但是电话这种通讯方式始终存在,毕竟不是随时都方便全息视频的,好在早就进入了量子通信时代,隐私泄露已经不用担心了。

王初不明白罗教授请他帮什么忙,如果不是去年量子物理挂科了,罗教授硬是给他们几个挂科的补了几天课,要不然恐怕连认都不认识。王初挠了挠头,关闭了正在组装的零件。

虽然罗教授家离学校比较远,不过智能化的城市核车系统大大缩短了时间。站在核车里的窗前,王初俯瞰着这个巨大的城市,尽管来到这已经三年了,可对这个城市依旧很陌生。高高低低的楼房显得路边的树那么矮小,人像一个个蚂蚁一样,行走在街头,忙忙碌碌。视野边界那个巨大的蓝色海湾,就是附近十几个城市的动力核心。在那个海湾下,是全球第三大核动力中心,提供绝大部分的能量,王初有些感慨,科技的力量真强。落日的余晖闪耀着王初的车仓,王初坐下,继续摆弄着一堆全息零件。长长的核动车在鳞次栉比的高楼间穿梭而过,远去的城市像一个巨大的钢铁怪兽一样匍匐着。

罗教授的家在郊区的一幢别墅里,从构造和前边的小花园看得出,罗教授以前是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不过现在,花园明显已经很久没有打理了,假山上的流水断了,只留下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洼,周围的植物肆意生长着,一片丛生中只有星星点点的几朵小花孤寂得开着。

“叫我来干什么啊?我今年可没挂科”王初挠着头说。

“坐,坐下说,来,喝水。”罗教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你去年是为了准备比赛,根本就没关心我这门课程,但是智能机器人的研究是离不开量子物理的,我也是为你好”罗教授边微笑边拍拍王初的肩膀。王初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头,说:“嗯,我会努力的,我的梦想就是到达机械制造的最高境界——人造宛如天成,机械产品每一部分都有感知、有记忆,又互相磨合成一个和谐的整体。”

罗教授边给王初倒茶边说:“所以你才要好好学习量子物理啊”。

“我一定好好学习”王初环顾四周,问道:“您家里没有机器人管家吗?”茶几上,烟头塞满了一个金属小方盒,墙角的垃圾桶边也堆着不少垃圾。

罗教授点了一支烟,叹了口气,说:“撞坏了,所以才请你来给我帮忙嘛。”

“撞坏了?不应该是直接送回工厂修复吗?”

罗教授又抽了一口,才缓缓说道“两年前,我和妻子还有机器管家小美出去逛街,有一辆自动驾驶车出了问题,没有停下,尽管小美挡在了前面,可是我的妻子还是离开了”,说着,罗教授有些哽咽。

“车翻了,车上的人一死一伤,自动驾驶虽然只有很小的概率发生意外,但还是发生了,本来车上的人不会死的,可以说,车是小美的阻挡才翻的,可小美又有什么错,AI管理局愿意负责,赔偿了损失,并且回收了小美的能动云(储存记忆和身份识别)。”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您说”

“我,我希望你能把小美修复。”

罗教授领着王初来到了地下室。里面堆积如山的快递箱整整齐齐,还有机器人管家小美的残躯,那坑坑洼洼的外壳、扭曲变形的四肢、暴露断裂的线路,还有空洞的眼睛,让王初脊背发凉。

罗教授问道:“她,她还能,修复吗?”

王初从茫然中回过神,“这…能动云都没了,我没有权利修的吧。”王初尴尬的小声问。

“AI管理局是允许我带回来的,但是工厂那边和其它维修人员是不会维修私人拥有的没有能动云的机器人的。”罗教授顿了顿,又说:“你还没毕业,又没在管理局备案,就当是课堂实践了,从你去年的比赛作品看,你的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了,虽然你没有组装过实体的,但是这和全息的没什么区别,我可以付你应有的报酬。”

王初顿时明白了,“我试试。”王初拨弄着机器人的一个个部位,仔细的查看着,说道:“老师你也知道,没有了能动云,修好了也只是一个躯壳,”

罗教授叹了口气,回答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有能动云,输入我以前备份的小美的记忆就可以了另外,小美是2032批的机器人,原零件已经买不到了,这些零件是我重新定制的,你就用这些修复吧。”

王初把所有的零件分类扫描到戒指中,仔细地检查了整个机器人的损坏程度。

“3L时代的产物就是小巧方便”罗教授看着自己手中第一代量子通信的手机摇着头说。

王初接过话“嗯,这个是个人定制的,很小,不过大家伙在家里呢”王初前不久花了大价钱买了中控放在家里,只带着小的终端戒指,给家人也都换了。其实算下来也很划算,毕竟终端并不贵。

王初平时就在软件中一点点尝试,周末就会来到罗教授家组装实体的。虽然以前组装过比较大的部分零件,但是修复一个完整的机器人的难度,还是超出了王初的想象。一个完整的机器人有几百个传感器,上万个传动模组,其它零件多达百万个。没有软件和机器的辅助,靠个人,还真的是完成不了。

“我记得你说,你要做每个部位都有记忆有感知的机器人,有什么想法吗?”罗教授靠在沙发上,看着正在吃饭的王初说。

“嗯? 嗯,但是这个难度比较大,现在的机器人都是集成在一起的,计算,存储,散热等等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导致留给传感器的位置不多,但是现在3L技术已经很完善了,完全不需要把计算放在机器人本身上,就像我这个戒指一样。可以在机器人身上装大量的的传感器,机器人只负责传送数据和接受命令并执行,计算和存储留给家里的量子计算机,优化整个算法,提高机器人灵敏度。这样既减轻了机器人的负担,同时也方便控制机器人。” 王初一说起他的梦想就口若悬河,饭都顾不上吃。

“想法确实不错,可是如果没有网络或者突然断电怎么办?”罗教授看着王初,好像突然有了灵感。

“这好办,现在网络基本全覆盖,不会断了,断电只需要一块蓄电池就可以解决了,太阳能的或者充电的都行,只需要应急就可以了。不过特殊机器人这方法估计不行。”

两人讨论了很久,最终决定了实施的方案。

城市的霓虹亮了又暗,校园的海棠花早已落尽,小知了爬上了树干,树荫下斑驳的光影随风而动,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夏天。王初按照新的方案,重新设计构造了机器人躯壳,经过在软件上最后的调试,王初这次去,只要用计算机把能动云连接好,应该就可以修复小美了。

王初坐在计程车上,眯着眼睛看着窗外飞快向后的一排排槐树,整了整被风吹乱的头发。虽然在20年前无人驾驶车就开始普及,但是直到进入第一代量子通信时代,无人驾驶才算是进入正轨,得益于量子通信的零时延和超级智能计算机以及覆盖全球的量子卫星,车道上早已经取消了红绿灯,或者说被无形的红绿灯所取代,车辆来来往往,却并不会发生拥堵,不浪费一点时间。整个城市的车道就像一个正在运行的程序。

很快,车就到了罗教授的家门口。

小美的躯壳已经修复了,只要定制一套拟真皮肤,看起来就和真人没什么区别了,而且比其他的机器人都要更好,无论是灵敏度还是续航上。

“教授,能动云和计算机接好了,您负责的算法和记忆导入好了吗?”王初有些激动,眨巴着他的大眼睛问道

“辛苦了,算法我已经找同事改好导入了,但是记忆导入有些问题,我备份的比较早,现在又过去了这么久,缺了至少三年的记忆,我需要重新修改一下。”罗教授摸着脖子,又说:“而且这个外观她估计也接受不了,需要重新修改一下,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剩余的报酬都转给你了,谢谢你的帮助”

“教授客气了,这次的实践对我也是一个难得的经历,如果出现什么问题直接找我,我平时都没什么事的。”王初虽然很想看看最终的成果,但是现在明显是不行了,只能下次来再看看自己的作品了。

回到宿舍,王初想了想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不过很快觉得是自己想多了,王初打开软件,看着一个完整的机器人,静静的悬浮在空中。

“哇,这就是你最近一直在组装的机器人吗?看起来好像不太一样啊。”舍友凌河摆弄着机器人说。

“那当然了,我在原先的基础上重新设计构造了新的躯壳,现在这个机器人的灵敏度和真人都差不多了。”王初给凌河解释了新机器人的构造和原理。

“那你应该申请专利啊,”

“嗯,等教授把算法优化好,机器人运行没问题的话,我就和教授商量”

清晨,阳光透过窗洒在被单上,教授安心地闭着眼,虽然头上还是很多白发,但是精神好了不少,听着厨房餐具的碰撞和愉快的哼歌声,那种熟悉又温馨的感觉是妻子在世时他曾一度忽视的。当他沉浸在回忆中时,小美轻扣卧室的门,唤他吃早餐。如今的小美拥有妻子记忆,她的外表也与妻子别无二致,除了重复执行过去妻子的家务和习惯性的动作,小美就一直是发呆的状态,对于新的情景,小美也无法通过独立思考做出反应。教授想不明白,自己已经对算法和思考模型做了很多次优化,按理来说,小美不会一直是木讷呆滞的状态,应该有她自己的意识的,罗教授又开始埋头验证自己的算法,却不曾注意到“妻子”在若有所思地盯着他。

厨房里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声音,突然,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哀叫,小美走出了厨房,罗教授立马上前去,

“这是什么?”小美指着自己胸口,惊恐的说。眼睛里满是愤怒和疑惑。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罗教授有些不知所措。

小美没有说话,拉下自己的领口,锁骨处一个不太长的口,但足以看见里面密密麻麻的线还有金属结构。“为什么?我不是你的妻子吗?为什么是机器人?我到底是谁?我到底是什么?”说着,用手撕开了那个开口。

“不要!不要!”罗教授上去抱着小美,歇斯底里的喊着,满眼的泪水。

咚,小美推开教授,转身就跑了,教授被砸在了墙上,慢慢地滑了下来,坐靠在墙上,有气无力的拨通了王初的电话:“快来,摧毁它,她失控了”说完便彻底倒下了,嘴角流出了殷红的血。

王初接到电话,立马报警,然后就赶往罗教授家。到罗教授家的时候,别墅已经被机械警察围起来了,就连空中也有。

“警官,罗教授呢?发生什么了?”王初看到张警官后连忙追问。

说明情况后,郑警官就带他去了地下室,找到了量子计算机后,还好罗教授没有删除王初的身份验证,估计是也怕发生意外吧。很快,王初就终止了量子计算机与机器人之间的联系,定位到了小美最后的位置。原来罗教授一开始就想要复活自己的妻子,从妻子死后就开始做准备了,机器人组装好之后,罗教授对小美植入了他妻子的记忆并且增加了情感算法,为了让“妻子”更像人,罗教授居然还用特殊手段修改了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定律及增补定律,增加了人的法律,然而最后他发现,“妻子”并没有真的,刚开始还看不出区别,可以几天后就发现,机器人始终都是机器人,永远不会和人一样拥有复杂的情感和琢磨不透的心理。

看完视频,王初有些感慨,一个用情至深的人果然变得疯狂,不但没有“复活”妻子,还差点闯出了大麻烦。

医院里,医护机器人正在给罗教授拆头部的绷带,王初坐在旁边,看着罗教授,心里有些难受,头上的束缚拆掉了,可迎接罗教授的却是手铐的束缚,私自修改机器人定律和买卖能动云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好在没有造成什么大的意外。

“小王,不好意思,是我欺骗了你,你放心,我已经给警官说的明明白白了,此事与你无关”罗教授对王初说。

“没事,张警官已经教育过我了,不追究我的责任。倒是教授你...”王初陷入了沉默。

罗教授解释道“我在筹划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只是没想到还是失败了,也许现在对机器人的应用才是最好的,以人为核心,机器人辅助人们,而不是想着怎么去造一个和人一样的机器人,既不可能又会带来无穷的麻烦 。小美其实已经有了自我意识,它已经在思考自己是什么了,它呆滞着,可计算机却在疯狂的运行,还好现在还没有自我进化的算法。”

王初听到这些突然有些害怕,警察带走的不是小美。

郊区罗教授家的地下室里,量子计算机的红灯急速的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