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业农村法治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研究会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概况
  • 组织架构列表
  • 通知公告
  • 图片新闻
  • 人物介绍
  • 工作动态
  • 成果展示
  • 组织架构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非公经济法治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互联网司法研究小组
  • 文化产业法治研究小组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会员服务 > 会员风采

法定代表人已经离职,但公司拒绝办理法代工商变更登记如何救济?

2019-08-27 09:31:26 字体:

作者赵晓波系上海星瀚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公司法》第十三条规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法代”)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担任。一般而言,公司法代或是由股东选举、委派产生(董事长、执行董事),或是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经理)。同时,法代也控制着公司的公章、证照,在公司治理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有必有责,法代在特定情形下也承担着较重的责任。

身担多重责任的公司法代

一般情况下,法代因职务行为产生的责任由法人承担,法代自身一般不需要直接承担责任,但在例外情形下,也需承担与公司休戚与共的责任。例如若公司触犯刑法的(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等),许多情况下会追究直接主管人员的责任,而法代往往与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重合,故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又如公司经营状况严重恶化,背负巨额债务,已经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时,法代也有可能被采取限制高消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措施。再如,企业存在偷税漏税、超越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从事非法经营等行为的,行政机关还可对法代采取行政处分、罚款等措施。由此可见,成为公司法代,在刑事、民事、行政等多方面均有可能承担责任。

不再担任法代却无法变更登记的常见现象

公司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为了规避法代责任,往往并不愿意被登记为法代,可能会“借用/冒用”他人名义进行登记抑或是在原法代离职后仍不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有鉴于此,“被借用/冒用”名义的法代以及曾参与经营的法代离职后如何诉请变更登记成为了实践中争议的焦点。

现象一:工商登记法代为“挂名”“冒名”法代

实践中会有这样一种情况:为了规避法代责任,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利用自己亲朋好友的名义登记为法代(即“挂名”法代)抑或是利用他人遗失的身份证进行登记(即“冒名”法代)。此类法代实际上从不参与公司的生产经营、也不掌握公司证照、公章,但当公司出现各种经营障碍时,该法代即成为了最后一个“背锅侠”。此类案件较为简单,因工商登记的法代仅为“挂名”登记、“被冒名”登记,该法代通过证明自己从未参加过公司生产经营、也不掌握公司公章,对于被冒签申请材料一事也不知情等事实,可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原先的登记行为违法或要求撤销原先的登记。满足特定条件时该法代也可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涤除自身作为公司法代的登记事项【详见(2017)沪01民终14399号沈某某与上海甜蜜蜜公司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一案】。

现象二:曾实际参与公司运营的法代离职后,公司拒不办理变更登记

另一种更为常见的状况是法代曾实际参与公司运营,但随着公司股东的变更,或者经理劳动合同期限的届满,亦或者法代与公司度过初识的蜜月期后,法代与公司出现理念不合、貌合神离、不欢而散等情形,此时法代希望从公司离职,但股东拒绝选出新任法代或是公司实际控制人拒不配合办理工商变更手续。此类情形下的法代的救济途径成为了司法实践中的难题。以下案例【(2016)津0116民初2431号】或许为我们解决此类难题提供了较好的思路:

案情简介:津津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0年6月7日,津津公司召开董事会议、股东会议,会议表决通过由原告龙小丽担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任期为3年,任期届满,连选可以连任。同日,津津公司就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龙小丽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进行变更登记。2012年12月1日津津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选举龙小丽为执行董事,任期三年,并聘任其为公司经理,同时决定由其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2015年5月18日,双方签订《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解除劳动合同。同日,龙小丽与案外人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约定为2015年5月18日至2016年5月17日,工作岗位约定为财务经理。

法院认为:龙小丽既非津津公司股东,亦与津津公司不再存在劳动关系,且执行董事任期届满未获连选连任,同时龙小丽也已明确表示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情况下,其已无法代表公司行使法定代表人的职权,亦不能对外代表津津公司。津津公司在明知原告多次要求变更法定代表人,在执行董事任期3年届满的情况下,怠于办理变更法定代表人的相关手续。在此情况下,本院考虑到原告对此问题已无其他救济途径,故本院应当判令津津公司限期办理法定代表人的变更登记手续。

法院判例怎么看

就公司法代曾参与公司经营,但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决议即自行辞职,且公司拒绝配合办理工商变更手续的案件,法院立案案由通常为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请求权基础为《公司法》第十三条。各地法院审理过程中观点大致分为以下两种:(一)该内容属公司内部管理事务,如无有效决议作出,司法不宜介入;(二)因无其他救济途径,为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因公司怠于办理变更法定代表人的相关手续,人民法院可责令限期办理。同时司法介入也应以尊重公司内部自治为原则,仅在满足特定条件时司法才会介入公司内部自治事项。就现有案例而言,司法介入通常会考量如下几个要素:

(一)该法代是否与公司仍存在劳动法或公司法上的联系

若该法代原本担任的公司经理职务,诉讼时其与公司间的劳动关系是否仍存续?有无社保缴费记录、劳动合同、工资发放流水予以佐证;若该法代原本担任公司执行董事/董事长职务,诉讼时该法代的董事任期是否届满、公司是否已改选出新董事、新董事长?诉讼时该法代是否已经不再担任经理、执行董事、董事长等职务?

(二)诉讼时该法代与公司是否具有实质关联性

实质关联性主要体现在法定代表人在公司的经营管理的参与上。即,该法代能否对外代表公司从事经济活动?是否仍掌握公司公章、证照?是否有渠道了解、掌控公司的财务账簿、公司收支、业务发展情况?

(三)该法代是否已妥善告知相关人员离职及限期更换法代事宜

在审理诉请工商变更登记的诉讼中,法院通常还需要考虑的要点是该法代是否已经向相关人员书面告知其离职事宜,并明确提出要求公司限期更换法定代表人、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此处的相关人员主要包括公司、股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以及工商、税务等部门。

(四)该法代是否已穷尽自力救济途径

在斥诸公权力救济前,该法代是否已穷尽自力救济途径也是决定司法是否介入裁判的重要因素之一。例如,作为执行董事,该员工应当已经采取过所有的必要措施,如尝试召集股东会会议、已经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就离职及法代变更登记事宜进行过多轮沟通、已经书面督促公司要求办理变更登记等。

应对策略

根据上述的分析,除去工商登记错误,需要起诉工商行政部门的情况,若真的发生了明明已经“卸任”了法代的职务,而公司却始终不愿意进行工商变更登记的情况,那这位法代应该如何来救济自己的权益呢?我们认为应当分以下几步来处理:

第一,以书面的方式向公司明确要求,进行法定代表人的变更。

若法代同时是公司执行董事或董事长的,应当直接要求召集公司股东会,变更法定代表人。若法代同时是公司总经理的,也应当书面向公司董事会或执行董事发函,要求其依职权召集股东会,变更法定代表人。

第二,以书面方式告知相对方法代已经变更。

比如,发函告知开户行,法代已经变更,银行预留的法代印鉴已失效,银行不应继续认可原法代的印鉴章;再如,发函告知工商管理部门,法代实质已经发生变更,要求工商管理部门督促公司进行法代变更;也可发函告知公司重要客户法代已变更,建议客户注意合同签署过程中的相应主体风险;最后,也可以在报纸上发布公告,声明已不再担任该公司法代。

上述的告知行为,不仅可以进一步迫使公司尽快进行法代变更登记,同时在日后发生纠纷时,也可作为自身免责的部分证据。

第三,向法院提起涤除诉讼。

在上述的自力救济途径都已经穷尽,公司仍拒不办理变更登记时,则只能依靠司法的强制力进行救济。在该案起诉时,应当列公司为被告,案由应为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主要的诉讼请求应当为:要求作为被告的公司涤除原告的法定代表人登记。

当然,因为每个案件的案情均不同,建议有需求的读者在咨询专业人士后,制定更有针对性的应对方案,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上海市法学会欢迎您的投稿  fxhgzh@vip.163.com

来源:《上海法学研究》集刊2019年第2卷,《主题:刑事、金融、海商、公司——上海星瀚律师事务所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