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业农村法治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研究会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概况
  • 组织架构列表
  • 通知公告
  • 图片新闻
  • 人物介绍
  • 工作动态
  • 成果展示
  • 组织架构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非公经济法治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互联网司法研究小组
  • 文化产业法治研究小组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会活动

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法治论坛主题演讲专家观点集萃(三)

2019-09-03 13:22:59 字体:

image.png

嘉宾简介

许建峰

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主任、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院长

许建峰,博士,毕业于南京大学计算机系软件专业,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博士生导师。现任人民法院信息技术服务中心主任,兼任人民法院出版社有限公司董事长,兼任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曾任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副总工程师、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电子科学研究院院长。

以智能化为重点加快智慧法院建设

(根据演讲嘉宾现场发言整理)

首先,智慧法院有一个很权威的定义,这是经过最高人民法院首席大法官周强院长一字一句进行推敲后而形成。智慧法院是以人工智能技术为依托的,目前在百度检索“智慧法院”,一定会搜到这样一个权威的定义。

智慧法院不仅仅是一个信息系统,更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是整个人民法院的组织建设、运营和管理的形态,渗透到了人民法院工作的方方面面。近几年来,在中国法院大力推进智慧法院建设的努力下,整个信息化的体系、智慧法院的体系就像这棵树,而树上面的很多叶子,就是一个个的应用。事实上,现在中国法院的信息化智慧法院的应用已经远远比图上所展现的绿叶要多得多。这些应用,既为法院干警服务人民群众提供了应用的支撑,同时又实现了大量数据的收集,以提高工作智能化的水平。

image.png

在这些应用里面,有很多是贯穿全国法院干警在系统上的各类应用。包括审判的一些功能,比如:执行、数据查询、法律知识推送的功能等。其中,还有很多智能化的一些功能,包括案件的智能推送、文书的智能化的生成、量刑的智能化规范、庭审的语音识别等,都在全国法院得到大量智能化应用。这意味着,我们也积累了大量的数据资源。目前,这些数据资源由最高人民法院统管,并称为“人民法院大数据管理和服务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汇聚了将近2亿多件案件的数据,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司法审判信息资源库。事实上,它为我们今后的各类系统,特别是智能化的系统,提供了知识源泉,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

image.png

那么,在此基础上,要进一步的加快智能化应用的建设,下一步就是要以智能化建设为重点,来加快智慧法院的建设。总的要求是让智能化的应用能够服务于我们所有的用户,其中包括人民群众和法院法官的办案过程,这需要得到智能化的支持。此外,还包括法官的执行过程和法院的管理者,也要能够从系统里面得到大量智能化的支持。总体来说,要实现这个概念,法学家对信息技术人员存在一些要求。但是对于同为技术人员的我而言,仅仅在这个层面上来回答系统的功能,对系统的实现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摆在面前的是一个更加复杂的智慧法院人工智能体系结构。大家可以看到每一个小方块都是智慧法院的一个具体系统功能,而这些功能还都是很高层次的。如果再细分下去,每一个功能可能还会分解出成百上千个更细致的功能。然后,每一条线与这些功能或者这些系统之间都存在一个连接关系。所以,对于我这样一个技术人员来说,面临着如何实现这样一些功能的问题,同时还要把这些功能之间的结构关系打通接口。

image.png

除此以外,对于总体价格我们也面临着大量的矛盾。比方说,据我所知,智能化的应用中,同样的一个庭审的语音识别,目前在中国至少有4家以上的公司在做庭审智能化的语音识别。这里面也就是我们审判辅助或者是在感知这个领域,它就有这样一些功能的要求。同时,比方说一个文书生成的系统,中国至少有5家以上的公司在从事司法文书的生成,包括裁判文书的智能生成。又比方说量刑本身的判别和规范,至少有三家公司在研究。另外,还至少有10家公司在从事法律知识智能化推送这样的工作。

再讲一个更为普遍的例子。到了法院以后,能够看到制作智能回答的机器人,据我了解,在中国至少有二十几家公司在从事这样的智能化研究。可是对于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来说,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让大量的智能化服务,能够统一到一个标准化的体系里面,避免低水平的重复,来完成高水平的不断叠加,不断向深度拓展。由此,就需要建构出一个体系结构。

image.png

那么,在这个体系结构里面,我们把司法人工智能主要分成几个部分。目前,全国法院的大数据平台,涵括很多重要的、丰富的内容。全世界最大的司法资源库就在那里,然后它要通过机器学习、数据的挖掘、知识图谱的生成等方式,生成各类知识,来支持我们成为司法人工智能的引擎。其中包括感知、认知、推理、决策行动等中心部位,也就是人工智能引擎,要去支持诉讼服务、审判、执行、调解、司法管理等各方面的这些工作。因此,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有很多人工智能的技术专家们,在从事每个部分重要内容的一些开发拓展工作。像崔会长所介绍的206工程就覆盖其中很多很重要的内容,也有很多形成了体系,解决了很多问题。我要想说的是,其中非常难的一个工作是智慧法院司法人工智能的体系结构和系统的集成,在这个方面仍然是一个世界难题。我曾经请教过不少人工智能的专家,很多人工智能专家都告诉我这一点:人工智能可以在某一个领域实现很重要的突破,但是要实现这样一个体系的集成,路途仍然很遥远。但是我们必须要去努力,而且要尽快实现这样的一个目标。这就是我们以智能化为重点,加快智慧法院建设的最为重要的一个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