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学研究会
  • 农业农村法治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网络治理与数据信息法学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研究会
  • 卫生法学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公司法务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互联网司法研究会
  • 文化产业法治研究小组
  • 体育法学研究小组
  • 人工智能法治研究会
  • 刑罚执行与回归社会研究小组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会活动

李广林 申孝萍:关于网络司法拍卖起拍价确定之思考

2020-11-03 09:00:07 字体:

image.png

李广林  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

申孝萍  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助理。

一、问题的提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6〕18号,以下简称《网拍规定》)于2017年1月1日起开始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若干规定的规定》(法释〔2018〕15号,以下简称《参考价规定》)于2018年9月1日起开始施行。其中关于起拍价的规定,相较之前的司法解释有明显变化,一拍可以在评估价的基础上降价30%,二拍可以在一拍起拍价的基础上再降价20%,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的方式也不再拘泥于传统评估而更加多元化。近日,有学者提出,申请执行人申请司法拍卖降价起拍的逐渐增多,为最大权限的保障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保障被执行人利益最大化,针对网拍案件是否可以考虑直接降价拍卖?是否可以在一定地区的范围内统一不同类别标的物的降价幅度(比如车辆降价20%、房产降价10%)?

image.png

二、工作实践

以某地级市法院为例,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该地中院及基层法院共有2575件执行案件涉及网络司法拍卖,涉及标的物数量5219件,成交1634件,成交率31.31%,溢价率12.27%,流拍232件,悔拍169件,悔拍率3.24%。

具体见下表:

image.png

从财产类型看:三年来,该地两级法院网拍标的物中共涉及土地使用权77宗、房产3704个、交通运输工具296个、机器设备41件、产品或原材料695件、珠宝玉石首饰90件、股权39件、其他财产277件。由此可以看出,辖区网络司法拍卖涉及标的物主要财产类型是房产,占比约80%;其次是交通运输工具,占比约6%。具体见下表:

image.png

从拍卖阶段看:三年来,该地两级法院一拍成交991件,成交率23%,溢价率16.76%;二拍成交532件,成交率22.14%,溢价率6.2%;变卖成交111件,成交率29.06%,溢价率1.29%。总体上看,一拍、二拍成交率低,变卖成交率较高,一拍溢价率高于二拍和变卖溢价率。具体见下表:

image.png

三、目前网络司法拍卖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传统评估周期长、评估价虚高及评估费缴纳问题

由于受技术因素的制约,目前网络询价只支持证件齐全的房产和车辆,针对无证无权不动产和其他财产无法通过网络询价和网络评估确定其参考价,而只能依赖传统评估。传统评估由于受各种因素的影响,程序繁琐、效率低,一般情况下需要2-3个月才能出具评估报告,已经占用案件1/3的办案时间。针对评估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越来越多的当事人针对评估报告中的价格提出异议,存在评估价虚高的问题。另外,传统评估费用高且需要预先支付。虽法律明确规定评估费用由被执行人承担,但实践中被执行人无能力支付评估费、找不到被执行人、申请执行人也不愿意垫付的情况逐渐增多。为了促使评估结果更加客观,收费更加公平,本文认为可以参考江苏高院制定的《执行程序中司法评估、拍卖有关问题的规定》中确定的评估费收取方法。具体办法为:“评估费在拍卖完成后收取。拍卖物的成交价高于或等于评估价时,评估费按照拍卖物评估价的一定比例收取;拍卖物的成交价低于评估价时,评估费按照成交价的一定比例收取;拍卖物未拍卖成交的,不收取评估费”。该办法未调整评估机构的选定程序,仅通过评估费的收取与拍卖结果直接联系的方式遏制评估机构恶意抬高评估价的风险,体现了成交价方为财产的真实价格的理念。该办法也有力地促使评估机构在最短时间内出具质量最高的评估结果,同时解决了传统评估周期长、评估价虚高和评估费缴纳的三重问题。建议省院在全省范围内推广。

(二)关于第二轮拍卖问题

关于是否启动第二轮拍卖,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一直有两种声音:赞同者认为:法无禁止即可为。既然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禁止二轮、三轮拍卖,当然可以二轮、三轮连续降价拍卖,直到拍出为止。是否启动第二轮不是关键,关键是针对第二轮的起拍价要作出明确规定。反对者认为:法无禁止即可为是针对私行为而言的,而司法拍卖为职权行为,当遵循“法无授权不可为”理念,执行必须坚持效率优先原则,同时还要兼顾最低限度的公正。多轮拍卖将导致拍卖次数的不确定和价格折扣的不确定。由此造成的后果是,申请执行人之前是等两次拍卖流拍后抵债,现在会等更多轮拍卖流拍后,以更低价格抵债。

作者认为,网络司法拍卖应兼顾效率和公平,出于节省司法资源的考虑,也不可能毫无限制地一直拍卖下去,另外,防止以过低的价格贱卖被执行人财产而损害被执行人利益。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的网络司法拍卖从评估、一拍、二拍到变卖周期太长,所以在对第一轮拍卖程序进行简化的前提下,使实践操作中更简便、易行、高效,第二轮拍卖严格遵守《网拍规定》设置的两次拍卖和最低处置价不低于市价或评估价的56%底线,兼顾被执行人利益,本案债权人与其他债权人利益的平衡保护。同时也可节省司法资源,避免在某个案件拍卖程序中花费的人力、物力过多,影响其他案件的办理,寻求个案公正和一般公正之间的平衡。另外,拍品虽然挂在网上,理论上只要上网的人就可能看到,但一定时期内,很少有人关注网络拍卖或有人关注但无购买兴趣,抑或有购买兴趣但没有购买能力等情况都是存在的。是否有人关注、关注人数多寡以及是否有购买兴趣、购买能力和某些时段的供需关系等,都会影响网络拍卖竞争的充分性,流拍不能排除上述因素所致。所以,一时流拍,可能是其他复杂的市场因素所致,比如拍品不适宜网络拍卖而适宜现场拍卖,抑或不适宜短期拍卖而需要更长时段拍卖,也可能因为宣传范围不足、宣传力度不够等等。所以,我认为可也以启动第二轮拍卖。目前江苏高院明确规定可以启动第二轮拍卖,并就起拍价,降价幅度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若第二轮拍卖流拍,申请执行人仍不接受以物抵债或强制管理时,应解除控制措施,不赞同启动第三轮网拍。

image.png

四、本文观点:不宜直接降价拍卖也不宜直接统一降价幅度

(一)相关法律明确规定必须经过合议确定起拍价

《网拍规定》第10条规定:起拍价由人民法院参照评估价确定;未作评估的,参照市价确定,并征询当事人意见。起拍价不得低于评估价或者市价的百分之七十。

《网拍规定》第26条规定:再次拍买的起拍价降价幅度不得超过前次起拍价的百分之二十。

《网拍规定》第27条规定:起拍价及其降价幅度、竞价增价幅度、保证金数额和优先购买权人竞买资格及其顺序等事项,应当由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评议后确定。

《参考价规定》第2条规定:人民法院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可以采取当事人议价、定向询价、网络询价、委托评估等方式。

从上述司法解释可以看出,最高院针对网拍标的物起拍价的确定方式、程序、标准及限制性要求都已明确规定,即起拍价的确定必须由合议庭合议后确定,执行法官不可凭借个人意识决定。起拍价的确定很大程度上直接影响拍卖成交和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如果最终流拍,则会直接影响到以物抵债实现债权的数额,属于执行合议重大事项。而基于个案的特殊性,关于起拍价的确定是否降价,降价多少,需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影响因素。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该事项应合议确定,不宜直接降价拍卖。

(二)个案的特殊性决定必须充分尊重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不宜在已规定的起拍价降价幅度内按标的物类别再统一降价幅度

关于财产处置参考价的确定,从最高院出台的几个司法解释中可以看出最高院以对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以及其他债权人利益平衡保护的初衷。

2004年法释〔2004〕16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卖规定》(以下简称《拍卖规定》)第8条第3款规定,一拍保留价不得低于评估价或市价的八折;如果出现流拍,再次拍卖时,可酌情降低保留价,但每次降低幅度不得超过前次保留价的20%。第27条规定了动产以两次拍卖为限,第28条规定了不动产或其他财产权以三次拍卖为限。以不动产为例,最多可打三次八折,拍卖最低成交价可为市场价或评估价的0.512倍。

2009年法释〔2009〕16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委托评估、拍卖和变卖工作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评估拍卖变卖规定》)第13条规定,评估价或市场价即为第一次拍卖的保留价,改变了之前一拍保留价可在评估价或市价基础上打八折的做法。自此,不动产拍卖最多可打两次八折,最低成交价为市场价或评估价的0.64倍。

2016年的《网拍规定》第10条规定,网络司法拍卖应当确定保留价,拍卖保留价即为起拍价,起拍价不得低于评估价或市价的百分之七十。即一拍起拍价可为市价或评估价的七折,以此吸引更多竞买人参与,且一人竞买即可成交,提高一拍成交率,节省司法资源。《网拍规定》第26条规定所有拍品以两次拍卖为限,二拍起拍价可为一拍起拍价的八折,即最低成交价为市价或评估价的0.56倍。

从《拍卖规定》到《评估拍卖变卖规定》再到《网拍规定》,最高院针对标的物最低处置价都进行了调整,从市价或评估价的0.512倍提高为0.64倍,又调整为0.56倍,但始终未以标的物类别的不同设置不同的降价幅度,说明最高院在制定司法解释时已经作出利益衡量和政策选择,既要保证了执行程序的效率追求,也要兼顾最低限度的公正,防范利益失衡,由合议庭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在幅度内发挥自由裁量权合议确定起拍价。

具体来说,关于起拍价的降价幅度,既要考虑到促使拍品快速变价,保证执行效率,及时实现债权,又要充分保护申请执行人债权,也不漠视被执行人权益最低限度保护,同时也不损害其他债权人和社会公共利益,是一种利益平衡,应当考虑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1.涉案的执行标的

执行标的大于评估价的,原则上应以评估价作为起拍价,不应降价;执行标的小于评估价的,关于起拍价的确定要充分征求双方当事人的意见,一般情况下可予以降价,具体降价幅度视个案情况衡平。

2.是否有其他债权人

过低的处置价格,只是考虑了个案的处理,而致被执行人的其他案件无法执行;只是一味保护了本案申请人执行利益,忽视了其他债权人利益。过低的处置价格不仅会损害被执行人利益,也降低了被执行人的责任财产和偿债能力,影响被执行人的其他债权人实现债权,使得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其他债权人之间的利益保护失衡。一般情况下不宜一降到底。

3.标的物成交的可能性大小

如涉案件标的物价值较大,买受人范围的具有局限性,无论降价10%还是30%,并不会扩大新的买受人群体范围,并不会起到激励消费者购买的作用,因此降价多少对拍卖成交的可能性影响并不大。

image.png

上海市法学会欢迎您的投稿  fxhgzh@vip.163.com

相关链接

刘平:呼吁国家尽快出台《社区自治法》

徐金贵:激发司法改革新动能 推动上海法治现代化

陈臻:纵深推进高质量法治公安建设 坚定当好社会公平正义维护者

黄宝坤:深入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推进国家安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吴琦:以法治建设助推“十四五”上海监狱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路径探析

刘晓云:推动新的跨越发展 打造上海法治品牌

徐坚 崔光镐等:COVID-19形势下国际贸易合同(进口)律师实务(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