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村法制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学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银行法律实务研究中心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学研究会
  • 卫生法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会员服务 > 会员风采

讨海

2018-07-02 17:38:03 字体:

家乡靠海,以捕鱼为生,“打鱼”“捕鱼”和“渔民”应该是专用名词,直观地点明了职业和身份,但我觉得有点文绉绉,不如我家乡叫法实在,家乡渔民自称“打鱼”“捕鱼”为“讨海”,自然而然自己也就是“讨海人”了(这自称可能来自闽南语,我不知道其它地方是不是也这样叫法)。

小时候不懂事,没感到特别,反而觉得用闽南话说“讨海”二字比较顺溜。长大后特别是耳闻目睹几件事情后觉得这称呼真是形象,“讨海”就是向大海要饭,讨生活啊!这既是渔民自嘲,也是透出无奈和辛酸,还有点向大海讨好的意思,祈求风平浪静,满载而归。

微信图片_20180702173305.jpg

众所周知,讨饭、讨债都是要看人脸色,“讨海”自然也就要看大海“脸色”。大海如果露出慈祥、平静的微笑,渔民也就吹着口哨哼着小调或撒网或垂钓,海鸥飞翔,鱼儿跃跳,云卷云舒,最毒热的太阳也是张笑脸,鱼满舱时撒着欢儿回港。如果大海满脸怒容,大浪滔滔,恣意咆哮,黑云压城,最妩媚的月亮看上去也觉得是一张吓白了的脸,这个时候渔民不要说打不到鱼,生活无着落,连命都可能难保。如果能顺利撤退,哪怕是仓惶逃回,心有余悸也是连喊“幸运”“幸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人们不禁要问“太夸张了吧?”真没有。这些在从前可是平常事。我小时候,1970年前吧,村里的船都是无动力木帆船,大的有运输船和渔船,其中渔船叫“乌郞鼓”(5-10吨排量),小的叫“舢舨”(0.5-1.5吨排量)。“舢舨”主要是作为“子船”放在母船“乌郞鼓”上,到渔场垂钓时派用场,现在用网捕鱼就用不着了,还有就是作“摆渡船”用于渔民上下船和岛上居民日常生活采购。

微信图片_20180702173300.jpg

为什么把渔船叫“乌郞鼓”呢?这要从河豚鱼说起,名字虽然叫河豚,但其实它们大多生活在海洋中,河豚鱼平时肚子就大,遇到伤害时出于防卫,身体马上充气使自己变成圆球,蛮可爱的,且其背黑,渔民就称呼它为“乌郞”。家乡的渔船船形也是中间鼓成半圆状(专门用于放两条“小舢舨”),所以就亲切地称为“乌郞鼓”。

微信图片_20180702173257.jpg

过去渔民出海打鱼真不容易,航向就靠指南针和肉眼辨别沿海岛屿、礁石形态特征和灯塔等作为标志物。天气掌握只靠收音机的天气预报和人工“察风观云”的经验教训,真佩服没有收音机时代的航海家和渔民。动力呢?顺风时用帆,但“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只是诗情豪发,大自然可不会给你这么浪漫的意境,所以平时还得靠摇橹。

“橹”与“桨”形状差不多,功能和目的一样,是船前行的人工动力,危急时还能承担舵的功能。但两者工作原理不同,“桨”是如自由泳的两臂在船舷划动使舟船前行,“桨”更像是手臂的延伸。而“橹”比桨大,是通过船尾(其它地方的船有可能在船舷)摇动橹的上端,使其下端的橹板在水中摆动产生压力差从而形成推力,船就像鱼儿摆尾一样前进。因为“橹”是在大海中使用,自然环境复杂和险恶,所以材料和结构跟“桨”不一样,效率也不同,有“一橹抵三桨”之说。

微信图片_20180702173254.jpg

摇橹除了力气更多的是讲究巧劲,有的年轻人摇橹时咬牙切齿,青筋暴突,动作幅度大,频率快,劲使得猛,但只见船晃动厉害,不见船前进。老渔民看似慢条斯理,闲庭漫步,船却又快又稳地匀速前行。我小时候曾和同学在“小舢舨”上试着摇橹玩过,不到三下,橹就脱离支点无法摇了,小船只好随波逐流。橹可单人摇,也可两人合摇,合摇时要喊号子,以达到动作一致。

船小没动力又无现代化装备,所以过去渔船也就在宁波、舟山外的嵊泗渔场最远也就在长江口外江苏南部的吕泗渔场一带活动,这条航线长年累月跑,那里是风浪区,那里有避风港,了如指掌,预报有七级大风时拔腿就跑,八级大风还在作业算是英雄船长了。插句题外话,笔者推断宁波、镇海、宁海、定海等这些地区海域最早可能认为是风浪区,于是出于祈祷平安的心理而命名。

说“讨海”就不得不令人心酸地说到海难,我家有几个亲戚就因此罹难。唉……

微信图片_20180702173250.jpg

大海性格依旧,但现在渔船今非昔比,除了没有武器,其它装备和构造与军舰已是大同小异,“乌郞鼓”和“舢舨”也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但我认为只要是从事海上作业,“讨海”这名词还是适用的。

责任编辑:胡    鹏   汤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