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 banner sls2
欢迎光临上海市法学会!   您是第位访客 今天是
标题 内容 作者
  • 财税法学研究会
  • 法理法史研究会
  • 法学教育研究会
  • 港澳台法律研究会
  • 国际法研究会
  • 海商法研究会
  • 金融法研究会
  • 禁毒法研究会
  • 经济法学研究会
  • 劳动法研究会
  • 民法研究会
  • 农村法制研究会
  • 商法学研究会
  •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研究会
  • 生命法研究会
  • 诉讼法研究会
  • 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会
  • 未成年人法研究会
  • 宪法研究会
  •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
  • 信息法律研究会
  • 刑法学研究会
  • 行政法学研究会
  • 银行法律实务研究中心
  • 知识产权法研究会
  • 仲裁法研究会
  • 反恐研究中心
  • 教育法学研究会
  • 航空法学研究会
  • 卫生法研究会
  • 立法学研究会
  • 法学期刊研究会
  • 法社会学研究会
  • 自贸区法治研究会
  • 竞争法研究会
  • 人民调解法治研究会
  • 欧盟法研究会
  • 海洋法治研究会
  • 破产法研究会
  • 财富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 法学翻译研究会
  • 慈善法治研究会
  • 司法研究会
  • 海关法研究会
  • 环境和资源保护法研究会
  • "一带一路"法律研究会
  • 案例法学研究会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最新消息

奕斐:顽皮的孩子和失控的大人

2018-08-08 09:45:35 字体:

近日,一则“7岁小男孩公交车上被男子过肩摔后狂踩头部”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引起了社会公众激烈的讨论。

视频中,小男孩在车上顽皮蹿跳,用脚踢了对面位子上男子郭某的手,没想到男子愤怒暴起,一把拎起男孩将其摔在地上,并猛踹小孩的头部。视频中,小男孩当场瘫软,两次试图站立,均倒下。作为教育工作者,更作为一名妈妈,我看了心很痛。但更让我心痛的是网上的留言观点:

男子这套连招真的打得太流畅了,从观赏性而言,这个视频我看了20多遍都没看腻。

这小伙子做出了一个很多人想,却一直没敢做的事。顶你!

一般的小孩子不会这么无礼,打的好,总会有别人替父母教训他们的孩子!

最近几年,社会舆论刮起了“声讨”熊孩子的风气,再加上几个案例在网络上流传。于是,你开始讨厌熊孩子,他开始讨厌熊孩子,我也开始讨厌熊孩子。终于,熊孩子成了坏孩子的代名词。

不可否认的是,“熊孩子”的现象确实存在于我们的日常周遭,但是视频中被打的孩子就是我们所定义的“熊孩子”吗?并不是。

“熊孩子”不等于“坏孩子”

首先我们要理解一点,什么是熊孩子?熊孩子的定义究竟是什么?其实最早我们讨论定义的“熊孩子”是指年龄段处于5、6岁到12岁的孩子。

处于这个阶段的孩子的特点是什么?就是好动、喜欢尝试新奇的事物,同时他也有一定的能力去做一些事情。好奇是孩子们的天性,好奇心会促使他们去做一些违反常规的行为。

在这个事件中,准备下车的小男孩在门旁玩耍,而“加害者”此刻正翘腿侧坐,两者并无交集。我们注意到,小男孩是有意识地避开别人的,更没有想要去故意伤害别人,这不正是一个7岁孩子在坐公交车时感到无聊的正常行为吗?

之后,“加害者”主动俯身前倾与正在玩耍的小男孩说话,具体他说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接下来,我们便看到小男孩扭过身子,开始用试探性的回踢去触碰“加害者”的手背,而不是网络上所传恶意的踢踹!并且小男孩在第一下试探踢得很轻,然后再重一点、重一点……最终,“加害者”施暴。

一个孩子处于5-12岁这个年龄段的时候, 对于掌握自我控制能力、对于如何从他人眼光看自己,以及正确了解社会规范,都是需要时间的。我们判断一个孩子是不是“熊孩子”,首先要辨别他的行为是不是主观上的恶意行为,或者在被正确制止的时候是否出现反击行为。

所以视频中孩子的表现,更符合的是——传统意义上7岁孩童活泼好动的正常行为,而绝非舆论所传的坏孩子!

社会规范,孩子需有逐渐学习的过程

从这几年来看,我们整个社会对于孩子发展过程的容忍度越来越低。在我们大多数成人的固有印象里,一个正常孩子在公共空间里就该学会保持安静,行为模式就该很得体。

比如,我们觉得一个正常的孩子坐二十分钟甚至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就应该一动不动地握着车杆,规规矩矩。但是实际上,孩子在一个公共空间里面,他的行为模式是具有一定的发展过程的。

再例如,我们身处人声鼎沸的广场上可以大声喧哗,但是在进入美术馆时就需要保持安静。简单的道理我们成人都很清楚,对于孩子而言,他需要一个过程去慢慢学习并适应。而在公交车上要掌握怎么样的度,就是其中需要学习的一个环节。

当然肯定存在让我们觉得不好受的坏孩子现象,但是我们究竟有没有管教他人孩子的权利,这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尤其是我们碰到弱者,比如孩子的时候,这个问号就打得更大了。

所以当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时,作为成人,你有两个权利:

 当他损害你利益的时候,你有自我保护和制止他的权利;

 你可以寻找相关人员调解。比如孩子在医院影响了他人休息,在美术馆打扰了游客参观,你可以寻找工作人员,去做调解工作。

但是无论这个熊孩子多么糟糕,陌生人都没有管教他人孩子的权利。如果在公共空间我们的权益真的受到了损害,比如我们碰到视频中孩子踢人的情形,我们可以制止他,告诉他这样的行为不妥;我们也可以请公共空间的管理者来处理。

但现在网上却有这样一种言论,你父母不管,总有人来替你管。这个“总有人”应该是有执法权力的人,而不是指代任何一个陌生人。你可以制止孩子,但是不能反过来去将孩子打一顿,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权利。在法律上,我们可以防卫,但绝不能过当的。

联想到之前孕妇故意绊倒4岁孩童的案例:一个孩子掀起的软门帘碰到了孕妇,引起了孕妇的恼恨,在孩子出门时,故意伸腿将其绊倒,不少网友拍手叫好。 

可是,我们冷静地思考,孩子在掀门帘的时候,他手上的力度和幅度是很难掌握的,这就需要一个成长空间,而不是他做了这件事,我们就可以认为他是坏孩子,我们就可以随意惩罚他了。

所以,“熊孩子”并非我们暴戾情绪的替罪羊,也并非被妄加恶意的社会标签。社会需要给他们更友好的成长空间,而我们也没有随意管教他人的权力。

真正的“熊孩子”藏在哪里

14岁以下的孩子为什么被定义为未成年人?他为什么可以对自己的行为不负法律责任?因为他整个成长的节奏里,有学会如何从他人的视角来塑造自己行为的过程,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行为规范,比如拳头该不该伸出去,应该用怎样的力道。

可悲的社会现象是,只要有小孩被贴上“熊孩子”的标签,在“熊孩子必须教训”的理由之下,殴打儿童就能得到广泛的拥戴。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视频中“加害者”讲的哪句话最终引起了小男孩反常的行为模式,但是,即便是坏孩子,我们也无法容忍,法律更不会容忍以这样的暴力行为来对待!

我们从头分析完整的视频,我并不觉得这个孩子真的影响到了这位男士。在坐公交车时,“加害者”应当往前坐,但是他侧着身子,而他的腿几乎占了一半的过道,某种意义上讲那个大人才是不遵守公共秩序、独占公共空间的人!

甚至他以这个理由为自己的行为作出辩护,我觉得完全是不可信也不可取的。而孩子真正踢的行为是在与加害者交流以后发生的,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他们之间讲的哪句话引起了孩子的另外一种行为模式。

但是!我们显然不能给视频中的孩子就这样贸然贴上所谓 “坏孩子”的标签,这对孩子来讲太不公平了!在整个事件中展现给我们的,就是一个正常的活泼的七岁男孩所应该表现的行为体系。

再回到打人者的角度,不管出于什么缘由,孩子是实实在在踢到他了。当你身处这样一个公共环境里,有孩子侵扰到你,作为成人你可以有逃避的选择和空间,视频中的“加害者”如果坐正了,孩子根本不会碰到他;或者你也可以正确的制止孩子,方法有很多。

但是加害者却选择了施加暴力,在施暴过程中他丧失了边界,没有度的把握,不知道行为的后果,最终触犯了法律。所以,那个失控的大人才是真正的“熊孩子”。

熊孩子的行为应该如何教育?

管教熊孩子更多的是依赖于他的教育者,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需要保持更多一点的耐心和时间。

如果遇到他人的孩子出现这样的行为,我们可以试着和教育者沟通或寻求管理者的帮助,但是不能为“暴打熊孩子”找借口,这不是“家长不管总有人替你管”的因果报应。暴力就是暴力,一旦恶向胆边生,暴力就无所忌惮。若社会共识不能压制暴力,暴力就会不断地击垮社会底线。 

但如果是我们自己的孩子呢?实际上,在我们长期的研究中会非常明确的告诉你,当我们的孩子产生自然后果的时候,你可以让他自己承担,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并成长;但如果孩子产生逻辑后果时,作为家长,就必须要制止和管教,否则,在未来某一天,他迟早会成长为“失控的大人”。